哨子传媒
zh-Hant

面对失业大军习近平的“脱贫”计划能否实现?

哨子传媒 2020 年 5 月 24 日
失业找工作的人们
从一月开始到现在,中国零售业和投资业迟迟无法完全复苏,导致极高的失业率。(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Covid-19疫情的冲击下,全球包括中国在内发生经济大萎缩。从一月开始到现在,中国零售业和投资业迟迟无法完全复苏,导致极高的失业率。有分析称,高失业率将导致社会动荡,而动荡社会将震及习近平的政权。面对经济低迷,近日中共官网不断发文重提习主席过去对“扶贫”的勉励。

据中新网报道,人民网和新华网在两会召开前夕,连续针对“脱贫”和完善市场经济体系撰文。5月18日,新华社刊登中共中央国务院5月11日出台的改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意见书,该指南中坚持以公有制为主题,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分配和对微观经济活动的直接干预。这个意见书不同以往的经济指导方针,并没有英语版本。 

其中指出,在未来的指导方针中,对内,中国将进一步刺激社会的创造力和市场;对外,将以“一带一路”为重点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和港口的发展,总体将扩大进口的商品和服务,降低关税,消除非关税贸易壁垒等等。当然坚持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每一环节中不可缺少的。 

5月19日, 人民网出微视频,回顾习近平历年两会的扶贫金句,并批注道,“脱贫攻坚不仅是总书记牵挂的大事,也是代表关心的大事……”。

5月20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习近平的扶贫故事,文章指出,目前全中国稳健的走在脱贫的路上,不少因国家政策致富的人不要忘记党的恩德。 

南华早报5月19日的分析中称, 习近平将在两会中强调“全面完成扶贫目标以及在各个方面建设小康社会”。北京经济运行研究会副会长田云说道,在2010年的GDP基础上,要将2020年的GDP翻一番似乎“不可能的”,因为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今年的GDP增长5.6% 

经济学家的分析估计,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可能会上升至8%,以对应经济的不景气,而政府的特殊债券可能会融资高达5万亿人民币。

数十亿消费券

在疫情平缓之后,各方报导称各行各业均已复工,但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中国整体零售额下降23.7% 。

据财新网5月14日报导,全球各个经济体均受到疫情影响,有约2,500万工作消失,中国不同地区相继透过蚂蚁金融服务和腾讯等平台发出总金额超过50亿人民币的消费券,其中零售、餐饮和旅游行业是投放重点。业内人士称,消费指向受疫情严重冲击的人群和行业,起到纾困企业和稳定就业的作用。支付宝数据显示,平均每1元消费券的使用,能带动额外8元的消费,有些地区甚至带动高达15元。 

中新社的网文分析称,在西方国家发钱的当下,中国发放消费券,其最大原因在于,美国人不习惯于储蓄,但中国人储蓄率却全球最高,“发钱给中国人会被存起来,发放消费券不只刺激经济,更促进经济的良性发展”。 

自由亚洲电台4月中旬以“西方发钱,中国发消费券,人们买账吗?”对中国用消费券振兴疫情打击下的经济提出质疑。该报导中称,中国消费者称,消费券成为特定商家们利益输送的手段。透过支付宝和微信随机发送的消费券,用户先抢先得,报道引用了澎湃新闻网的消息称,杭州4月3日发放的1.5亿消费券在3分钟之内已经抢领完毕。外界质疑,到底是谁领到了消费券?报道称,目前只有银川、青岛、南京、杭州、郑州等五地的消费券有针对贫困群体的措施。

US dollars
受疫情影响的国家都制定了临时措施支持家庭经济负担。如美国对年薪少于7.5万美元的家庭每月发放1200美元,儿童每人500美元(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受疫情影响的国家都制定了临时措施支持家庭经济负担。如美国对年薪少于7.5万美元的家庭每月发放1,200美元,儿童每人500美元;日本对有困难的家庭每户发放30万日元;澳洲则分别在3月和7月时对600多万家庭提供两次750澳元的现金补贴。 

失业率的压力山大

德国之声在5月15日的报导中称,中国公布的调查数据称,4月失业率为6.0%,比2月份的历史高位6.2%有所好转。但券商中泰证券4月底的一份研究报告却称,实际失业率为20.5%,失业人数为7千万。报道称,习近平的目标是在2020年底前全面除贫,如今面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大冲击,除了端出短期的纾困方案,还得设法因应大规模失业以稳定政权。

报道引用了南华早报的评论称,中国最脆弱的劳工就是3亿的农民工。能否协助他们度过经济低迷是中国经济是否能复苏,政治是否稳定的指标。

华盛顿邮报5月21日的报导称,面对大规模的失业,全国都看着两会,因为习主席承诺要支持就业,支持经济。花旗集团经济学家 Li-Gang Liu评估道,“面对巨大的失业率,需要大规模的刺激才能提升就业率。”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5月14日在人民日报发文承诺将通过“确保就业”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提高人民的期望,并称北京会“坚决保证工资的底线”。李克强总理也在5月15日宣布将重点放在就业率上。

花旗集团的Li-Gang Liu对美联社称,刘昆并没有提出任何的细节或数据,“当然政府可以聘更多的老师,在医院和公共服务部门设置职位,政府部门也可以创立一些职位;这样的计算下,私营部门还必须要吸收约900万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他说道。 

大量国债走向何处?

多家西方媒体提出疑问,北京预备花多少钱来振兴经济?

5月17日,新浪网刊登了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的文章,她呼吁,央行没有必要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文章表示面对疫情的严重经济冲击,财政赤字扩大的时候,增加政府债券是中国政府唯一的出路。流入市面的国债,社会资金应该在一级市场买入政府债券,央行从二级市场收购,其中将最大限度形成收益曲线,能避免通货膨胀。

金融时报5月20日的分析指出, 西方国家正全力采取刺激经济措施,以美联储为首,除了积极降息外,也开始购买国债。相比之下,中国央行反应就比较慢了,疫情以来仅仅降息30个基点,并没有实质的措施支持财政部,反而从一级市场收购国债。有分析师指出,中国央行此举最终可能导致政府发出的债券与税收损失以及偿还现有债务而抵消,并没有为市场提供更多补助资金。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分析师何玮称,政府在投资新产业之前应该先解决其财务问题。 

在疫情的冲击之下,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外交上,均让习近平的领导权蒙上阴影。过去两个月,习近平在全国各地举行一连串的访问,不断推动除贫和复工,而各地出现的异议者均遭到监控人员的调查或拘留。

尽管北京当局正试图确保中国依然是和平且稳定的。但2020年底之前除贫的既定目标是否能实现,既关系到社会会不会出现动乱,也将关系到习近平自身领导权能否保持稳固。 

(2020年5月23日)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