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六四31周年”:中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齐 鸣 2020 年 6 月 6 日
六四纪念活动
六四已经不单单是一场31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被血腥镇压的学生运动,它也代表了一种不懈地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精神。(图片来源:MN Chan/Getty Images)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日,世界其他地方都知道这个纪念日,只有它当初的发生地依然假装不知道。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六四已经不单单是一场31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被血腥镇压的学生运动,它也代表了一种不懈地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精神,它对于中共来说更像一把永远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往年6月4日,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烛光守夜都是海外最大的纪念六四的活动,今年因为警方的反对通知书,31年来首次被禁止举办。但是六四的纪念活动依然在全世界展开,各国政府、政要、民间团体、学运当事人纷纷发文或讲话纪念这一天。

各国官方回应

美国之音报道,星期五(5月29日),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与劳工局东亚办公室,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博·米勒(Beau Miller)宣布,国务院将在美国时间6 月3日(中国时间6月4日)举办在线烛光晚会,悼念六四死难者。

六四纪念
国务院将在美国时间6 月3日(中国时间6月4日)举办在线烛光晚会,悼念六四死难者。(图片来源:截图)

6月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发表了《天安门广场31周年》书面声明。 声明提到,我们为1989年6月4日的遇难者表示哀悼,我们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他们一直渴望建立一个捍卫人权、基本自由和基本人格尊严的政府。

据德国之声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6月3日)罕见地透过个人推特,发布一张接见四名六四幸存者的照片。 根据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的描述,这是史上首次有美国国务卿以公开接见的方式,对中国民主化表达关切。

美国国会参议员、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卢比奥(Marco Rubio)在推特上转发了当年王维林支身挡坦克的视频,并配上了贴文:我们记得很多人在31年前天安门广场的大屠杀中失去生命,中国共产党可能希望世界忘记,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Bill Biden)的前副国安顾问Ely Ratner在推特转发了拜登关于六四的声明。 声明称,自天安门广场发生悲剧以来的30多年里,我们记得年轻男女在北京和中国各个城市奉献了与生俱来的自由。 我们通过致力于人类尊严的普遍斗争来纪念他们的记忆。

据法新社报道,欧盟发言人巴图-恩利克森(Virginie Battu-Henriksson)表示,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是一个强而有力的信号,显示重要的自由权利持续受到保障。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曾经是中国境内唯一获准举办的天安门纪念活动。  

六四烛光晚会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曾经是中国境内唯一获准举办的天安门纪念活动。 (图片来源: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此外,台湾朝野政治人物也在社交软件发文纪念六四。总统蔡英文在脸书发文称,在地球上其他地方,每一分钟就有60秒过去。可是在中国,每一年却只有364个日子,有一天被遗忘掉了。过去在台湾,我们也曾经有许多日子,不能出现在日历上面,但我们一个一个把它们找回来了。因为我们不必再隐匿历史,所以我们可以共同思索未来。希望这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土地,都不要再有消失的日子。也祝福香港。

中国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在脸书上用较长的篇幅谈到了关照六四的四个重点,首先无法忽视历史连结;其次要抚慰伤痛;再者展开世代对话;最后回归“自由、民主、人权 ”的价值。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也在脸书发长文纪念六四,他提到,每年今天,我都呼吁中国大陆,面对、平反这个历史悲剧。31年来,大陆的经济飞跃成长,人民生活普遍改善,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影响力日益提升,但对比大陆民主与人权现况,仍有很大改善空间。

美国之音报道,台湾主管大陆事务的陆委会6月3日发布新闻稿表示,1989年中国大陆人民在天安门广场争取民主自由,中共当局却以武力镇压让人民噤声,至今仍然遮掩真相,不愿面对。新闻稿同时呼吁北京当局应该正视人民对自由民主的期盼,早日启动合乎民主正义程序的政治改革,并重新审视“六四事件”历史真相与真诚道歉。

另据路透社报导,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6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台湾陆委会的上述新闻稿时称,台湾当局的有关言论纯属无稽之谈。 他说,对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政治风波,中国已经得出了明确的结论。 新中国成立后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证明,新中国选择的发展道路是完全正确的,符合中国国情。

民间纪念活动

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是海外最大的纪念六四的活动,从1990年6月4日起,每年由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2019年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日,支联会宣布有超过18万人出席六四集会,而警方指最高峰仅3.7万人。不过,今年警方向支联会发出反对通知书,禁止支联会6月4日晚上在维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然而在支联会的网页上,依然可以看到其公布的“遍地烛光悼六四”网上集会活动。 活动内容有市民燃点烛光、播放《六四31周年——香港人由支援到抗争》录像、默哀一分钟、播放“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尤维洁录像讲话、齐唱《自由花》、诵读《 大会宣言》、齐唱《民主会战胜归来》、喊口号。  

来源:Youtube

往年,世界各地亲民主的人士会在中国驻当地的使领馆前举行烛光悼念活动。 今年因为肺炎疫情的影响,活动纷纷转到了网上。 知名民运人士王丹发了一份公开倡议书《我们为什么要zoom举办线上纪念活动》,他提到,今年由于疫情关系,美国等地的六四纪念活动,一般都改在线上举行。而线上活动的平台,基本上也都是用zoom的方式。对于为何选择这样一个容易被中共监控的平台,他列举了中共的网上监控能力强躲不开、纪念活动光明正大、公开活动不会涉及隐私等原因。据澳洲SBS 6月3日的报道, 悉尼多个组织携手筹划全球网络纪念大会、悉尼汽车游行、中领馆外烛光悼念等活动。

去过中国的老外都知道,在中国有三个T字打头的名词不能提,其中一个就是六四天安门事件。在公开的出版物和正式的场合都看不到、听不到有关它的字眼,年纪大点的、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一定知道六四这个词,他们习惯上就做“闹学潮”  ,年纪轻的人对于名词和事件可能都是一头雾水。 中国网络上有关六四的任何文字、图片和影音资料都会受到严格审查并删除,每年六四纪念日来临前,也是中国互联网最敏感的日子,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器人”要加班加点紧张运转。

因此,在中国几乎不可能公开举办悼念六四的活动,零星的活动都是私底下悄悄举行,有时还会受到当局的骚扰。 其中最为人耳熟能详的一群纪念者是“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最早由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丁子霖等人发起,集合了一群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遇害者的亲属。多年来,他们在纪念日集体祭拜亲人,要求当局平反、彻查、公开六四,并赔礼道歉,也因此受到当局阻挠和打压。

为了打审查的擦边球,有些人用富有创意的方式有意或无意地纪念这一天,有时也不幸惹上麻烦。  2016年,四川男子符海陆等4人自制“铭记八酒六四”的白酒,谐音与“铭记八九六四”相似,被控寻衅滋事罪并拘押。2018年,六四前一天,有网友因在网络贴了一张“打火机与香烟盒”的照片,被请“喝茶”。近日,篮球明星林书豪在微博发帖文称:“吃了 6个汉堡,4个比萨”,也引发热议。有网友在下面留言:可以多喝茶助消化。

一代人的记忆

六四经常被人们定义为一场学生民主运动,其实它也是一场凝聚了整个社会共识的全民运动,更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六四发生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当时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突出,学生们提出的“解决党和国家的贪腐问题、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追求社会平等、推动政治民主化”等诉求也契合社会大众的期待。1989年6月9日,邓小平接见了参与六四事件清场行动的部队官兵,他在发表的讲话中不客气地说,“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

1989年的春夏之交,北京依然是中国的政治中心,天安门是学生运动的主战场。 其实当年民主运动不仅仅局限于北京,北至长春、西至兰州、南至广州,示威蔓延各省市,无数学生和市民义愤填膺地走上街头。 据称以中国机密档案编写而成的“天安门文件”(The Tiananmen Papers)证实,时至 1989 年 5 月底,声援民主运动的示威蔓延全国超过 100 座城市。  

此外,在海外的留学生也集结游行声援国内学生,旅居当地的中国人的命运也因此改变。 以澳洲为例,当时在澳大利亚的众多华人也举行集会,声援北京的亲民主运动。六四发生后,在悉尼和墨尔本等大城市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抗议。  

澳洲总理霍克
当时的澳洲总理霍克看到了澳洲驻华大使馆传来的天安门事件影像,受到极大震撼。(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当时的澳洲总理霍克看到了澳洲驻华大使馆传来的天安门事件影像,受到极大震撼,他在没有征询内阁的情况下宣布对中国留学生给与庇护,并在演讲中留下眼泪。六四前后,有四万多名中国公民以留学生身份申请人道签证获得庇护,之后他们的家人也得以前来澳洲生活,预计达到10万人之多。一位名叫James Pan的中年男子,也是于六四期间移民澳洲的中国人。他在去年接受SBS采访时,回忆起当年的经历,不禁痛哭流泪。

他们这群人所拿的签证也叫“六四绿卡”。 除了澳洲,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也给1989年6月4日到1990年4月11日之间在美国停留过的所有中国公民发放绿卡。美国国会为此特别通过了《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暂时禁止将中国国民驱逐出境。

六四运动血腥镇压后,北京市公安局于6月13日发布通缉令,追捕北京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北高联/高自联)21名成员。他们中有人被捕入狱,服刑多年,比如王丹、周锁锋,有人通过在香港民主派组织的“黄雀行动”的协助下逃离中国,比如吾尔开希。

纽约时报的报道,如今他们中有的人继续从事民主活动,有些人经商有成,还有些人低调生活,不明踪迹。 时报还提到,14名被捕的学生领袖中,有六人在获释后依然留在中国。 朋友和活动人士称,大部分人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放弃了政治行动主义。

对于那些因为六四而因缘际会留在美国和澳洲的人,网络上不时出现一些争论。2009年,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立发表了一封题为《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信中称,如果说鲁迅笔下华老栓的愚昧尚且值得同情的话,那么这类现代中共大小帮闲实在是面目可憎。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