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没有人民,国家什么都不是 ——香港版国安法面面观

林 松 2020 年 5 月 29 日
香港版国安法
香港原有社会以及西方国家,立法一般都会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过程,征询社会大众的意见,避免立法出错,避免与民为敌。 (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推出“香港版国安法”,再度触发香港市民不满。英国、澳洲、加拿大三国外交部长联署声明关注,美国总统声称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回应。据说,美国本身涉及国家安全的立法,数不胜数,但不知道有多少反对立法的声音?而澳洲去年制订反外国势力渗透法时,反对声音主要来自具有特定政治立场、一面倒倾向的中文舆论宣传。

这些去年反对澳洲立法的特定立场舆论,现在是支持还是反对北京推出“香港版国安法”呢?还是采取“双重标准”?凑巧的是,美国白宫刚刚宣布,美国总统会采取行动,对付互联网上的特定政治立场、一面倒倾向的舆论宣传控制。原因是这些受到控制的舆论,都属于“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未知澳洲政府是否会跟随美国的做法?

是否保障社会大众?

一个政府去立法保障本身国家的安全,本来无可厚非。澳洲立法反外国势力渗透,澳洲民间比较少异议,异议声音大多来自热爱某一强国的人。北京推出“香港版国安法”,却可见到香港民间普遍反对,就像当年反二十三条立法那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反对“香港版国安法”呢?

听过一法律专业人士的说法,意指立法除了法律本身的文字条文之外,制订法律时要做到,让社会大众看到这立法是公平、公正、合理保障社会大众的权益的。如果社会大众看不到这立法是公平、公正的,看不到立法保障社会大众的权益,社会大众就会提出质疑。这立法很可能出了问题,很可能与社会大众的权益背道而驰。

正因为这样,香港原有社会以及西方国家,立法一般都会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过程,征询社会大众的意见,避免立法出错,避免与民为敌。然而,某的强国却未必会有公开透明的立法程序,法律本身只是“为我所用”,这就是“Rule of Law”(法治)与“Rule by Law”(假借法律之名)的根本分别。

少年闹事是对是错?

北京推出“香港版国安法”,会议上二千多票赞成,只有一票反对。这一票,立即被坊间形容为唯一的“勇士”。投反对票,本来是正常的议会现象。但为什么在北京的会议,这一票却被誉为“唯一的勇士”?投反对票真的这么难吗?

谈到中国大陆的官场与香港问题,再三想起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先后被列入国共两党的“黑名单”,分别坐过国共两党的牢狱。习仲勋年轻时是一名反叛学生,把师长视为敌人。

习仲勋1978年担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笔者当时升读大学,在广州见过习仲勋。习仲勋有一段“英雄的历史”,但如果按照现在的“说法”,习仲勋就是犹如现在香港那样闹事的“暴徒”,甚至是比香港的“暴徒”更甚的“超级暴徒”。

习仲勋1926年13岁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搞红色颜色革命。14岁因组织学生反对封建教育制度,被踢出学校,后转读三原师范。1928年策划学生运动,就像现在香港青少年张贴“连侬墙”一样,到处张贴“反动标语”和散发“反动传单”,扰乱社会。习仲勋比现在香港年轻人更为厉害的是,他与同学密谋投放毒药杀害学校的教务主任魏渊如。同学却错误地把毒药投进教师的稀饭锅内,造成轰动一时的“三师投毒案”。习仲勋等九名学生被政府拘捕,关进监狱。

是否存在双重标准?

如果说现在香港年轻人“闹事”,但与习仲勋相比,实在望尘莫及!所谓“港独”,如果跟毛泽东搞的“湘独”(湖南共和国)和“苏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如果跟毛泽东比“暴力革命”,真是“蚊与牛比”!

北京推出的“国安法”,据说还可以有“追溯力”,可以无限期追溯“分裂国家”、“颠覆国家”的行为。这样,习仲勋当年与毛泽东一起,颠覆国家,推翻中国政府,并且分裂中国,令中国至今分裂成海峡两岸,这些行为是否可以受到追究?如果不可追究,又是否双重标准?

习仲勋其实属于改革派人物,他在六十年代“文革”中遭受批斗打倒,与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一样,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被拉下来,打倒在地上再踏上一脚!被拉上街示众批斗!

从习仲勋在“文革”中被批斗的经验教训,中国大陆必须建立健全的“法治”(Rule of Law),而不是“假借法律之名”(Rule by Law)的“人治”。北京早前一方面要求美国遵守七十年代签署的《中美联合公报》,但另一方面又声称八十年代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已经作废,成为“历史文件”。这样“儿戏”,不是让世人看到,竟然可以如此“玩弄”法律文件?!玩弄双重标准?

保障人民还是权贵?

所谓“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中国只有一个人可以有这种能力并且真正做得到,就是毛泽东!毛泽东接受外国势力“共产国际”的协助,搞颜色革命和暴力革命!毛泽东这样成功的典型,试问还有谁能够比得上?!

但毛泽东说“中国人民站起来”,这句说话是没错的。中华历史五千年,过往的历史与制度,就因为都是帝王将相的,老百姓只能够“听话”。因此,现在要订立任何“国家安全法”,都应该是为了保障这个国家的人民百姓,而不能够再为了保护帝王将相。

无论中国大陆的国安法,还是香港版的国安法,应该保障社会大众的权益,不受权贵干扰。以近年香港出现的情况,就是应该保证实现香港基本法承诺的双普选,任何阻扰实现基本法双普选的人,就是颠覆国家,应以叛国罪论处!今后还应该推广教育,教育官员认识本身只是人民公仆,必须服务社会大众,不能与民为敌。

纳粹德国当年镇压和屠杀犹太人,并不能够使纳粹德国千秋万代永远存在。如果一个国家及其制度,不是为了人民大众,那么,这个国家及其制度,又是为了谁?没有了人民,国家就什么都不是!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并保留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或复制,否则即为侵权。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