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中国推动港版国安法 全球不安

哨子傳媒 梅音 2020 年 5 月 26 日
香港抗议
政治家们说,拟议的法律“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是香港自由的“丧钟”。(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近2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政治人物谴责中国制定“港版国安法”的计划之后,香港爆发民众反国安法示威,警方向抗议者发射催泪瓦斯。政治家们说,拟议的法律“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是香港自由的“丧钟”。

据英国天空新闻网报导,中国正在寻求通过港版国安法,就是禁止在香港“叛国、分裂、煽动和颠覆国家”。

5月24日,数百名示威者在香港湾仔区与安全官员发生冲突,抗议北京提议在香港建立政府情报基地。

抗议者用雨伞抵挡手持盾牌的警察发射的催泪瓦斯,警方试图驱散手持“自由香港”标志的抗议人士和记者。

中国表示,推动新法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再次发生去年的骚乱。去年,港府依照北京政府的要求试图修订《逃犯条例》,结果引起超过半年之久的港人“骚乱”,因为该修正法案可以将香港人引渡到大陆。中国政府表示,持续的示威活动使香港瘫痪了数月,未来有必要对这些抗议活动进行“预防、阻止和惩罚”。

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为抗议的决定进行了辩护,他将港版国安法描述为“终结的开始”,并说,香港民主运动“时间真的不多了”。而港府称,该决定违反了香港在武汉病毒爆发期间禁止八人以上的聚会。

香港抗议
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为抗议的决定进行了辩护,他将港版国安法描述为“终结的开始”,并说,香港民主运动“时间真的不多了”。 (图片来源: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对香港自治和法治的全面攻击”

针对港版国安法的国际紧张局势正在迅速加剧,17名美国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全球批评港版国安法的行列。

在由香港前总督彭定康和英国前外交大臣里夫金德(Malcolm Rifkind)组织的联合声明中,186名法律和政策领导人表示,拟议中的法律是“对香港自治和法治的全面攻击”。

他们说,这些法律威胁到“基本自由”,是在“公然违反”1997年香港移交中国的《中英联合声明》。

他们写道:“如果国际社会不能相信北京在香港问题上信守诺言,那么人们将无法在其它问题上相信北京会信守诺言。”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的立法将对香港和中国的经济都不利,并可能危及香港在美国法律中的特殊地位。

美国总统的一些共和党同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鲁比奥(Marco Rubio)和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在声明上签了字。

民主党的签名者包括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高级民主党议员梅嫩德斯(Bob Menendez)、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恩格尔(Eliot Engel)众议员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

在伦敦,44名下议员和8名上议员也签署了声明,来自欧洲、亚洲、澳大利亚和北美的政治人物也同时在声明上签字。

蓬佩奥:香港自由的“丧钟”

该法案出台之际,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正处于低潮,川普指责中国应为COVID-19大流行负责。他警告说,如果北京对香港实施新的国安法,华盛顿将作出“非常强烈”的反应。

批评人士说,这项法律将剥夺香港目前享有的权利,这些权利在中国大陆是没有的。

蓬佩奥表示,绕过香港立法者的决定忽视了“人民的意愿”。英国BBC引述了蓬佩奥在22日发表的声明说:“美国强烈敦促北京重新考虑其灾难性的法案,遵守其国际义务,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民主体制和公民自由。”

蓬佩奥
蓬佩奥表示,绕过香港立法者的决定忽视了“人民的意愿”。(图片来源:ANDREAS SOLARO/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反过来,这可能导致美国撤销给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这对亚洲金融中心来说将是一个代价高昂的举措。

英加澳联合谴责

22日,英国与盟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一起,对中国的行动进行了罕见的联合谴责。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澳大利亚最高外交官佩恩(Marise Payne)和加拿大外交大臣香佩恩(François-PhilippeChampagne)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我们对在香港引入与国家安全相关立法深感担忧。”

“在香港人民、立法机关或司法机构没有直接参与的情况下,以香港的名义制定这样的法律,显然会破坏‘一国两制’的原则,这项原则保证了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或造成中英“重大裂痕”

英国天空新闻网的外交事务编辑海恩斯(Deborah Haynes)撰文表示,1997年,北京承诺保证香港生活方式50年不变,即保证香港人的法治和自由的权利,而现在北京准备放弃自己的承诺。

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对香港实施国安法的提议,是迄今为止在这一国际城市上执行大陆意愿的最重大尝试。激烈的行动也突显了中国在信心和力量方面的不断增长,因为世界秩序的动荡,以及各国的精力被COVID-19大流行病所吞噬。

习近平知道他会惹怒美国、英国和其他与西方结盟的国家,但显然已经计算出这是一个值得冒的风险。

“北京的战帖”

英国《金融时报》5月22日发表社论称,这是“北京给香港下的战帖”。社论建议,西方各国应该团结起来谴责。虽然这不太可能阻止北京实施国安法,但集体谴责可能会让北京采取克制的行动。谈判1997年协议的英国负有特别的责任。

社论说,华盛顿有特殊影响力,因为美国有项法律,在“一国两制”瓦解时,允许它撤销香港与美国享有的经贸特权。美国应该表明,如果港版国安法得到严厉实施,美国就准备这样做。

外国企业也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许多公司选择香港作为他们的中国基地,因为香港既有进入内地的通道,也有保护投资的独立司法。由于司法独立的削弱,香港将更难发挥其作为中国企业离岸融资中心的重要角色。随着川普政府收紧金融限制,这是一个应该集中思想在北京的讯息。

“破碎的承诺”

英国《卫报》也在22日发表社论称,“这是破碎的承诺”,“一国两制”的终结现在显然就在眼前。尽管北京承诺在整整半个世纪内尊重香港的自由和自治,但自1997年香港移交以来,北京的承诺已成碎片,香港的自由和自治也被砍掉。将近一年前,香港人民全力以赴拒绝北京日益增长的侵害,震惊了自己和整个世界。大约四分之一的人走上街头抗议引渡法。

社论说,作为联合声明(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一项国际条约)的另一个签署国,英国必须大力捍卫它。这需要与其他国家合作:尽管英国外交大臣的批评是温和的,但在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联合声明中谴责,这一做法是明智的。香港的个人也需要得到支持,那些被迫逃离政治迫害的人应该能够在英国定居。

社论分析,由于中国政府了解风险,要么是在赌博以赢得其它利益,要么将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视为为其政治胜利付出可接受的代价。

现在面临着比香港的未来更重要的问题。其他国家应该扪心自问,他们是否希望中国认为自己可以践踏其承诺、背弃国际条约而不受惩罚。

习近平或在转移视线

英国《金融时报》北京分社社长米切尔(Tom Mitchell)22日撰文称,习近平强推港版国安法,是在为自己抗疫失败转移视线。

他引述了一本关于香港政治制度的书、《分裂的制度》(A System Apart)的作者卡特利奇(Simon Cartledge)的话说,这是香港法治和民主发展遭受的一系列挫折中的最新一次。

卡特利奇表示:“香港的宪法框架已经崩溃。已经惨淡的治理只会进一步恶化。”

然而,米切尔认为,习近平将从中受益。由此产生的愤怒将分散人们对他处理COVID-19大流行早期阶段的尴尬问题的注意力。此举还将使有民族主义情怀的中国公众(愤青们)感到振奋,愤青们对香港的一线民主抗议者几乎没有同情心,对美国总统则更无动于衷,他们认为川普在欺负中国,否认中国在全球舞台上应有的地位。

控制香港只是开始

《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迈尔斯(Steven Lee Myers)24日也撰文称,中国控制香港只是一个开始。在香港实施新的国家国安法的决定,绕过香港本地的立法程序,展示了在一个不再受到国际谴责恐惧所束缚、肆无忌惮的中国会发生什么。

他引述香港浸会大学教授、《中国的明天:民主还是独裁?》(China Tomorrow: Democracy or Dictatorship?)一书的作者卡贝斯坦(Jean-Pierre Cabestan)的话表示:“以前有这样的想法,即中国会谨慎并试图在世界范围内培养其软实力。但那个时代已随习近平消失了。”

卡贝斯坦说:“共产党不再关心这些反应,因为这是关于(党的)生存,一党制的稳定,避免苏联命运的问题。北京越来越将香港视为监视的基地,是破坏中国国家稳定的一个因素。”

对于那些支持作为融合亚洲商业和文化的香港的独特地位的人来说,在北京的坚决压力面前,警告已经不再足够了。

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政治科学家、关于2014年香港抗议活动(称为“雨伞运动”)一篇论文的作者许田波(Victoria Hui)表示,国际社会经常大声疾呼,反对中国在香港稳步增加其政权,但并未施加任何实际惩罚。

雨伞运动
国际社会经常大声疾呼,反对中国在香港稳步增加其政权,但并未施加任何实际惩罚。 (图片来源: MOHD RASFAN/AFP via Getty Images)

“国际回击如此微弱,”许女士说,“北京的大胆是因为外国政府只是继续发表言论,但不采取任何行动。”

港版国安法是什么?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港版国安法草案)作了解释。它包括一个介绍和七条法律条文。第四条可能最具争议性。

第四条说,香港“必须健全”国家安全,然后补充:“中央人民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相关职责。”

这意味着,中国可能在香港拥有自己的执法机构,与香港本地的执法机构同时存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大会上讲话时说:“我们将建立健全两个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被视为亲北京的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表示,这项法律将有助于当局打击该市的非法活动。

英国广播公司中国记者布兰特(Robin Brant)分析称,“‘叛国、煽动叛乱和颠覆’都有着非常广泛的解释。到目前为止,大多数被捕的抗议者面临的最严重的指控是暴乱。‘恐怖主义’的概念也出现在这项拟议法律中。这也可能涵盖范围广泛的行为和活动,大陆独裁统治者认为这些行为和活动若发生在大陆其它地方,远比在香港更具有威胁性。”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