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蓬佩奥和川普可用人权问题反对中国

Joseph Bosco 2020 年 6 月 10 日
抗议者
抗议者于2019年12月22日在香港参加一次集会,以表示对中国维吾尔族的支持。(图片来源: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现在是川普政府对华方针进行部分后期调整的时候了。在2016年的竞选中,候选人川普尖锐地呼吁终止长达数十年的美国与中国单方面交往的政策。这种误导性的安排为共产党政权提供了经济和安全利益,以换取承诺的政治改革。

世界刚刚纪念了这一希望丧钟的31周年。1989年6月4日,中国后毛泽东时代的“伟大改革者”邓小平几乎得到了所有中国人民的热情支持,并受到世界的鼓励,朝着人们期待已久的命运和平地迈出民主发展的一步。对他和中国来说,一段辉煌的历史在召唤。但取而代之的是,他在自己的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留下了永久的污点,他退缩了,做了几代中国领导人郑重承诺他们永远不会做的事情:让人民解放军转向对付中国人民。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Pompeo)上周与一群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幸存者见面,以纪念这一时刻。他主要倾听了他们关于那场可怕事件的故事,然后问美国如何才能“帮助中国实现民主”。他的部门发表了一份声明,嘉奖“勇敢的中国人,他们和平呼吁民主、人权和无腐败的社会,但最终面临的却是残暴的下场”。

蓬佩奥因干涉“中国内政、攻击中国政体、诋毁其国内外政策”而受到北京的严厉批评。他多次指出了中国政权令人憎恶的人权行径,而每次(北京)都会对这位国务卿提出类似的指控。

共产党领导人去年痛斥蓬佩奥,因他呼吁关注在东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和新疆省对少数民族维吾尔人的不人道待遇。据报道,该省有100万人被关在古拉格(劳改营);受到暴行和洗脑的折磨,他们必须学会放弃穆斯林信仰,热爱中国共产主义。蓬佩奥的部门对参与这些的中国官员实施了旅行禁令。北京随后指责这位国务卿“诽谤”,并称这些营地是良性的教育设施。

最近,蓬佩奥回到维吾尔族问题上,称美国仍“深感困扰”,因为有报道称中国政府“骚扰、监禁或任意拘留了维吾尔族穆斯林活动者的家人和新疆拘留营的幸存者,他们已将其故事公诸于世”。

上个月,蓬佩奥呼吁北京“立即释放”西藏的班禅喇嘛,他是达赖喇嘛指定的继任者。25年前,班禅喇嘛被绑架时还是个男孩,这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对西藏人民实施数十年的文化种族灭绝的一部分。

不落下任何受迫害的少数群体,蓬佩奥对北京“令人震惊的宗教虐待”的控诉范围很广,不仅包括基督徒、穆斯林和佛教徒,还包括非制度化的精神运动,例如法轮功。这个和平的冥想团体遭到任意监禁,洗脑,酷刑,甚至据称是工业规模的器官摘取。

由于他全面反对中国五花八门的人权侵犯,以及他在香港和台湾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国务卿赢得了“邪恶蓬佩奥”的称号——鉴于其出处,他必须把它作为荣誉徽章佩戴。这些受迫害团体的成员感谢他给予他们希望和决心,继续为自由而奋斗。

蓬佩奥并不是唯一一位对中国人权记录发表有力言论的川普政府官员。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和他的副手博明(Matt Pottinger)也公开发表了令北京感到反感的声明(博明用普通话声明)。

来源:Youtube

然而,蓬佩奥显然是川普政府在整个人权问题上,特别是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主要发言人。与此同时,总统致力于与习近平就贸易和其它问题建立一种富有成效的个人关系。

一时间,这种双轨制似乎是站得住脚的:川普和习近平在近三年的时间里一直抱有这样的幻想,即他们正在进行根本的合作关系。随着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全面到来,这种关系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尽头。

现在的情况是,两国领导人的交好关系与将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这件事可能可以并存,但它并没有消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美国的潜在敌意,以及它给世界带来的威胁。

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中国威胁,总统应该打出西方自己的王牌——人权和政权更迭的可能性。当年,他有效地利用了这张王牌将金正恩带到核谈判桌上(直到习近平把金正恩拉回其脚跟)。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三次重要演讲中,川普描述了关于朝鲜人道噩梦的惨烈事实。他的底线信息可以概括为:不适合治理(国家)。他引发了金正恩最大的恐惧,习近平领导的日益极权主义的中共政权也对此感到恐惧,老百姓将了解关于此政权的真相。

蓬佩奥国务卿不是向人权风车挑战的堂•吉诃德。鉴于他广泛的军事和情报背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政权合法性是中国强大的共产主义制度的软肋。揭露其五花八门的人权剥夺,必然让正直、可敬的中国人民因此感到蒙羞,并削弱该政权孜孜不倦培养的伟光正形象。

里根总统称苏联为“邪恶帝国”时,并没有冒犯俄罗斯和东欧人民。他强化支持并激励了他们。如果川普总统说,新的冷战是由另一个“邪恶帝国”强加给世界的,那么这也会对中国人民带来同样的激励效果。虽然这个“邪恶帝国”才刚刚开始扩张其帝国势力范围,但它所拥有的邪恶本质与生俱来。

无论是灾难性的战争,还是持续徒劳的外交接触,都无法解决世界持续存在的中国问题。就像早先反对苏联共产主义的攻坚战一样,答案必须是中国人民推动的民主变革,并得到国际社会在道义和信息上的支持。治疗中国共产主义病毒的唯一方法就是民主疫苗。

原文链接:Pompeo and Trump can turn human-rights issues against China

首发于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作者:Joseph Bosco。

他于2005年至2006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中国主任,2009年至2010年担任亚太地区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主任。是Institute for Corean-American Studies的非常任研究员,以及全球台湾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 Institute)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