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没有自由和透明──“中国模式”的迷失

邱垂亮 2020 年 5 月 6 日
解放军在天安门
也只有在中国,才有那么多的人民会相信,“中国模式”比西方民主的政经制度好,更有效率、更进步、更民主。(图片来源:Betsy Joles/Getty Images)

中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和文化,多采多姿,文字的运作,更是千变万化。

只有在中国,习皇帝(近平)能够把秦始皇以来两千多年的专制政治,魔术化地变成比西方现代民主政治还要“进步、有效、民主”的21世纪“后现代”(post-modern)的“中国模式”。

被骗了两千年的中国人民

也只有在中国,才有那么多的人民会相信,“中国模式”比西方民主的政经制度好,更有效率、更进步、更民主。

1990年代,有人(金观涛等)论述说,那是“超稳定结构”的社会。中国两千多年的专制文化、政治、社会制度基本不变,稳如泰山。康有为、梁启超改不了它,胡适、陈独秀、孙中山、毛泽东也改不了它,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更改不了它。

毛泽东搞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把中国搞得天翻地覆,人民一穷二白。邓小平一上台,翻脸不认人,把无产阶级革命弃若敝屣,但又不能公然承认,就搞文字游戏,搞成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其实,邓小平就是丢弃共产主义,甚至放弃社会主义,挂羊头、卖狗肉,大搞资本主义。但是不能公然承认,于是造句成“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老兄,没有guts,连更接近事实的“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都不敢用。

邓小平
邓小平。 (图片来源:XINHUA/AFP via Getty Images)

30年大搞资本主义,让中国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直追美国。习近平得意洋洋,要搞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于是制造自我伟大的品牌“中国模式”,大剌剌地宣扬它的伟大,吹嘘成是大大优于西方传统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模式。

真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以为世人都是大傻瓜。中国人好骗,世人也好骗。

专制政治+国家资本主义

更可笑的是,习近平不仅把他的经济崛起说成是“中国模式”的功劳。他连半年来中国爆发武汉肺炎,祸害人类,世人受害已近四百万(还在快速增加),中国受害约十万(不可信的官方数字,实际人数绝对更多),都还得意洋洋,大吹“中国模式”抗疫非常成功,值得世人称赞、模仿。让世界免受更大灾难,世人要感谢中国。真是大言不惭,脸皮够厚。

简单说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好,“中国模式”也好,它们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中国两千年的专制政治,加上国家资本主义的杂种(hybrid)。它的老前辈就是希特勒的德国。

政治上,它是秦始皇之后一脉相传的东方专制政治。经济上,国家(习皇帝)控制、拥有大部分生产资本和资源,中央集权主导发展经济,利用、运作西方和其他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国家的经贸机制,大做生意,大赚钱。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 )指出,中国宣扬“中国模式”有政治、经济等考量,第一是为了阻止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批评,像是新疆和南海问题;第二是发展替代的秩序;第三在经济上获益;第四是让中共在国内的执政合法化。易明认为,“中国模式”本质上是专制政体和国家资本主义的一个变种,即为国家广泛控制政治和社会生活,包括媒体、网路和教育,在经济体制上,市场经济和国家控制核心部门的混合经济。

经济发展要有自由和透明

谁也不知道,习皇帝的中国会不会像希特勒的德国,武力侵略他国,甚至掀起世界大战。很少经济学家认为,专制政权领导的国家资本主义,能长期发展经济,维持高速经济成长。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要长期经济发展,需要有稳定的民主政治和真正(个人)自由的经济制度。

我相信1998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沉恩(Amartya Sen) 的Development as Freedom论述,经济发展需要一套关连的自由( development entails a set of linked freedoms)。他特别强调政治自由和透明(political freedoms and transparency )。

金正恩的朝鲜以外,习皇帝的中国是世界最没有政治自由和透明的国家。我不相信,这个国家能维持长期高度经济发展。这次中国病毒造成的世界灾难,彰显的就是中国的严重缺乏自由和透明。灾难严厉创伤了中国的经济体制。很少经济学家认为中国能恢复过去的高度经济发展。

很难推翻的超稳定结构

和希特勒的国族主义(Maine Kempt)、毛泽东的无产阶级革命、邓小平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样,习皇帝的“中国模式”,讲文雅一点,就是建构“假意识”(false consciousness)的意识型态。讲白话一点,就是洗脑(欺骗)人民的文字游戏,就是政治迷思(myth)。德国人被希特勒骗了约20年,结果造成德国与世界的大灾难。中国人被类似迷思迷了两千年,变成超稳定结构。要20年、50年被推翻,还真看不到。是否要等100年、200年、另一个世界大战,才能推翻,还真令人想起来,不寒而栗。

2020年5月6日

邱垂亮  (前台湾政府国策顾问、澳洲昆士兰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