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中药的起源、种类及其国际政治力量

JOHN FITZGERALD 2020 年 5 月 27 日
中药
中国政府因疫情引发的中药治疗议题,在国际上引发了更深层的疑问:传统中药对中国在国际影响力扮演何种角色。(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至今仍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这边问题尚未解答,那边中国政府因疫情引发的中药治疗议题,却在国际上引发了更深层的疑问:传统中药对中国在国际影响力扮演何种角色。

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外界仍在探讨中

众所周知,在2019年底前几周或前几个月内在武汉市野生动物身上找到这种新冠病毒(SARS-CoV-2),后转移到以人类为宿主,然后在12月份迅速扩散至全湖北省,今年一月下旬在中国全境大爆发,并以惊人的速度往国际间传播。

2020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状病毒在全球大流行时,疫情已一发不可收拾。

确认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也是一件大事,其中有不少互相推诿的争执,其中有些观点并不成立。

有中国和美国的民粹主义者提出,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军事人员或中国国安机构故意释出的新型生化武器。

这其中,有两个说法引人关切。

有一说法是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不小心释出病毒样品,感染了其中的研究人员,然后研究员在不知情和不察觉的情况下,继续感染了其他人。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多年来一直在收集和实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并将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科学期刊上,部分研究报告最早在2015年就已刊登发表。

石正丽
石正丽在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 (图片来源: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作家大卫•伊格纳兹(David Ignatius)曾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讲述这种情况。

第二种合理的解释是,武汉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因消费者购买和食用蝙蝠、穿山甲或其它野味,才引致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特别是科学家已在蝙蝠身上找到与SARS-CoV-2相似的冠状病毒。

微生物学家告诉我们,蝙蝠中发现的病毒株需要先通过一种动物作为中间宿主,经历突变,才能感染人类细胞,最有可能的中间宿主似乎是穿山甲。这种鳞状食蚁兽,有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出售。

最初的感染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支持了这两种解释,但也并非非常合理。据报导,第一个群聚感染与死亡病例,和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工作人员或顾客有关联。华南市场于1月1日病毒爆发后就已关闭。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距离市场仅几百米,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在附近。

据我们所知,没有一家机构因疫情爆发而被关闭。

从经过审查的新闻报导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中国共产党领导更喜欢哪一种说法。很少北京的官方消息认真对待“源头来自实验室”的说法。此外,据我所知,北京没有否认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导致病毒爆发的说法。

官方的新华社报导说,研究表明穿山甲样品中的基因组序列与新冠肺炎患者的基因组序列99%匹配。不过,后来外界证实,这说法并不正确。

此外,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14日这六周时间内,大量北京的官方声明都否认病毒会人传人,而世界卫生组织也公开呼应北京的说法。

北京当局指称,所有患者都是通过非人类宿主感染病毒,病毒的宿主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交易的野生动物。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图为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图片来源:NOEL CELIS /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国当局最终在1月20日疫情大规模爆发时承认了社区传播的现象。那时,他们还确定了一致的媒体立场,认为追查病毒的来源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控制流行病,并且可以等待独立的科学质询。

4月初,100名中国学者(当中几乎没有一位科学家)按照此原则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总结道:“最后,我们都将尊重科学家的最终决定”。

公开信的观点似乎很正确,但对于熟悉当代中国科学研究状况的任何人来说,这种说法都难以令人放心。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在上任初期,宣布所有科学都是建立在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从而削弱了中国进行任何独立、循证的研究能力。毛泽东坚称,科学研究必须为党服务。

中医药与中国共产党

不难看出共产党为什么要阻止外界将病毒的爆发与武汉病毒研究机构联系在一起。

这些研究所在党的指导下,按照北京的十年国家科学技术计划开展工作,而该计划又和国防和安全战略紧密相关。国家科学技术计划系统最终还是由军事和党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控制,这一切均不受公众质询。

如果我们认为,病毒的来源是餐桌上的穿山甲,而不是实验室中的蝙蝠,那在探索病毒的源头上,穿山甲与共产党之间的似乎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关联。

穿山甲鳞片是一种药用价值很高的中药材,可用于治疗妇女和儿童的各种神经疾病、疟疾和耳聋。

然而,中医药并不如外人所认为的,只是一种老百姓奉行的文化习俗。相反地,它被党利用来对公共卫生和人民日常健康进行管控。在中国,中医和西医一样具有崇高的地位。

中国有句俗话说:“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而且,中医在中国有党主席习近平的支持。在国内,习近平压制了所有反对中医的声音,在国际上,习近平也运用其影响力大大提升了中医的地位。

中医与中国价值观

在中国菜市场上出售的穿山甲和其它野生动物,也为中药材成分的来源。而现在,这些在市场上出售的野生动物成为病毒的温床,甚至酿成国际大流行病,这样看来,习近平也要对此负上一定程度的责任。

打着传统中药的旗号,加上政治宣传,国际消费市场对穿山甲肉和鳞片、犀角、豹骨、虎骨膏,熊胆,驴皮和袋鼠阴茎等需求剧增,是可以预见的结果。习近平领导的新时代下,中医的地位已等同于循证医学。

中医药是中国的一项重要且不断增长的收入来源。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中国国务院估计,今年中医药的贸易额可能超过3万亿人民币(4,300亿美元),比2017年猛涨71%。

中医
中医药是中国的一项重要且不断增长的收入来源。(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国际上,北京沿着“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路线,积极推广中医。据报导,2016年至2017年间,中医药的销售量增长超过50%。

中医药也是中国共产党与普世价值观和人权持续斗争的一项有力武器。北京倾向于将人权和普世价值观描述为美国政府和自由媒体为达到西方全球霸权而制造的虚假希望和邪恶意图。

习近平主张一种由民族价值、民间科学和文化观融合一体的价值体系来代替国际的普世价值。他还建立了宣传平台和通讯基础设施,以将他塑造的这种价值观带到世界各地。

当冠状病毒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之际,习近平出席了一个重要会议,为传统中药背书。 2019年10月25日,他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中医药大会上说,传统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体现了国家及人民的智慧”。

据新华社报导,他还肯定国际上推广中医药的努力,并应在疾病防治方面充分发挥中医的独特实力。

中医与世界卫生

在他发表谈话时,习近平已经成功说服外国和国际机构承认中医能为世界上许多疾病提供有效治疗方法。

2016年,他在北京会见了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据当时《自然》(Nature)杂志报导,陈对其在2006年至2017年担任世卫组织总干事期间中医药得以获得官方承认,感到极大欣慰。 

2017年习近平访问日内瓦期间,和世卫组织官员会面,并推广中医药的医学实践。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记录如下:

习近平主席向世卫组织赠送了一个针灸铜人雕塑,以突出针灸这种中医广泛采用的治疗形式。在他揭开铜人雕塑时,习近平主席将其描述成用于医学实践的第一个教学模型复制品。

2018年9月,就在习近平进行访问后,世卫组织表示将给予中医认可。当时,陈冯富珍也刚卸任不久。

2019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正式同意在该组织的权威性出版物《国际疾病分类》(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中纳入一章关于传统药物的介绍。据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介绍,《国际疾病分类》是确定全球卫生趋势和统计数据的基础,其中含有约55 000个与损伤、疾病和死因有关的独特代码。它使卫生专业人员能够通过一种通用语言来交换世界各地的卫生信息。

全世界的传统医学专家对此表示赞赏。当然,全世界有多种替代疗法,无数医学人员证明了它们所起到的各种作用。例如,德国推崇顺势疗法(homeopathic remedies);英国人曾认为草药茶和鸦片酊(Laudanum)对健康有益。

无论民间认为传统医学有什么好处,在世卫组织权威的医学实践汇编中收录传统民俗诊断方法,是史无前例的。这项贡献大部分归功于习近平。

国际上大力宣传 结果适得其反 

世界科学界对世卫的这项做法感到震惊。《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编辑从循证科学实践的角度,形容这一决定为“严重失误”。

《自然》杂志在一篇文章中警告,这一决定可能在未来几年让世卫适得其反。世卫贸然认可未经检验且可能有害的做法,“对于一个全球规模最大、保护人类健康责任最重的机构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在国际上推广中药材导致豹子和穿山甲等野生动物濒临绝种,也很快引来反对的声浪。

野生动物保护主义者担心世卫组织做了这项决定后,可能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尽管许多中医执业者确实采取了负责任的行为,但世卫组织的批准等于促使联合国认可了在不受监管的市场中买卖野生动物的行为。

保护野生猫科动物组织Panthera的高级主管约翰•古德里奇(John Goodrich)说,世卫组织“未能谴责以野生动物部位作为中药成分的做法,这是严重的疏忽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不过,习近平并不喜欢这样的批评。的确,对中医的批评在任何可能的程度上都被压制了,因为这等同于向“当初在海内外积极推广中医的党领导人”追究责任了。

中国当局竭力向国际机构施压,使其保持沉默。据报导,在新冠肺炎流行初期,世卫组织网站建议不要在治疗新冠肺炎时使用中药等“传统草药”。 3月4日,世卫组织在其微信官方账号上撤回该声明,理由是该声明“内容范围太广泛”。

中国当局一方面在海内外压制质疑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声音,另一方面又在全球推广中药,以作为该病毒的一种另类治疗方法。

3月初,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持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据报导,一位重要官员称政府“愿意分享治疗新冠肺炎的‘中国经验’和‘中国解决方案’”,并让更多国家在疫情蔓延之际,“了解和采用中医药进行治疗”。

3月4日,国务院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了新冠肺炎的推荐治疗方法清单,其中包括含熊胆粉的注射剂。

中国解决方案

中国国务院推广将中医作为新冠肺炎的中国式解决方案,这并非只关系到中医和这场流行病之间。北京一直对其吹捧的“中国式解决方案”将进行一切破坏性操控。

中国共产党意图和世界分享它的“解决方案”。

这些不仅限于单纯的“中医”,它的“解决方案”里头还包含了其政策实行、发展模式、财务管理、外国援助,以及对整个中医行业、气候、基础设施、能源和社会政策议程的干预,当然还包括了其无所不管的专制政权风格。

曾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的傅莹最近在《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新冠肺炎给中国政府带来的挑战远远超出了疾病本身。

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全球“反华偏见”、抵制习近平“解决方案”的喧嚣声中,听到中国的声音。

她说:“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想要歪曲和抹黑中国。”她声称,有些人是因为受到偏见的驱使,另一些人则出于傲慢,而另一些人则是“别有用心”。

傅莹认为,在疫情流行期间对中国政府行为的任何质疑都是一种霸权主义的傲慢和偏见,这比萨斯和新冠肺炎本身还要强大。北京需要抓住大流行带来的时机,更加坚定地表达自己的声音,提升其全球地位。

有的人可能会认为,习近平在国际上提高中国的声望方面做得相当出色。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国甚至哄骗主权国家破坏道德伦理,不惜腐化战后自由国际秩序的制度。习近平无疑毁了世卫组织的信誉。

但这可能是一种带有偏见的言论。

必须汲取的教训

我们必须从这次疫情全球流行中汲取教训。

对于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领导层而言,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教训远远超出了防治疫情的范围,而延伸至消除各种对中国的偏见,并推动触及所有层面的中国式解决方案。

自由的西方国家则可能需要汲取不同的教训。我想强调其中三个重点。

首先,中医药可能在这场全球范围的毁灭性灾难中,成为主要政治和文化媒介。如果涉及大量捕杀野生动物,那中医药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尽管许多中医从业者采取负责任的行为,但如果中医持续供应以野生动物部位制成的中药,再加上中国民族沙文主义者对中医的推广,以及国外国际卫生机构的认可,这一切都将使野生动物和人类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这些做法必须停止,并且,在全球推广中医的个人和机构必须对此负责。

第二,全世界还未准备好应对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旨在以民族价值和民俗文化取代西方良好科学的策略。

各国需要个别和集体采取行动,以确保减少“中国式解决方案”对全球造成的冲击,并实施更具普遍性的解决方案:人权、普世价值、言论和集会自由,以及科学性的合理解决方案。

第三,中国还可以是这个世界上受欢迎的、不可或缺的伙伴。

当然有些事情将需要改变,而且若中国人民在这件事上有话语权,他们可能会做得很好。

(09/04/2020)

哨子声明:

原文链接:The origins, the species and the global political power of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首发于Crikey网站,作者:JOHN FITZGERALD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