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澳洲报纸摘要:澳洲是世界舞台“最靓的仔”

哨子传媒 2020 年 5 月 22 日
全球化
中国已经磨练了自己的外交治国之道,变得更加善于利用国际机构以支持和合法化其行动。而此次澳洲成功呼吁调查是在世界舞台上可能出现的众多闪光点之一。(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本周,为期两天的世卫大会在日内瓦召开。 周二(5月19日)晚,世卫大会通过了一项由澳洲倡议、欧盟起草的动议,呼吁对新冠疾病大流行的起源和国际卫生防疫行动进行调查。 此举也被视为澳洲外交的重大胜利,不过澳中关系也因此受到波及。 自从澳洲带头呼吁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以来,中国已经决定对澳洲的大麦征收高关税、取消四家牛肉企业的进口许可。 本周,中国海关又修改了煤炭的进口规则,同时鼓励企业使用国产煤炭,被指打压澳洲煤炭产业。 不过,澳洲在压力面前,并没有选择低头。 

本周,《悉尼晨锋报》发表了题为《中国别开玩笑,这是澳大利亚中等国家外交的胜利》的文章。  《澳洲人报》发表了题为《“五眼”伙伴依赖中国规模下降》,文章作者均对澳洲在战略产品上过度依赖中国表达了担忧。

澳洲是世界舞台“最靓的仔”

5月20日,《悉尼晨锋报》发表了澳洲前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的顾问菲利普•齐托维奇(Philip Citowicki)的文章。 作者称,世界卫生大会成员国的完全共识,支持了一项要求对冠状病毒爆发进行调查的议案。 中国的挫败感通过其在堪培拉的大使馆浮现,澳洲的呼吁主张被斥为笑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试图淡化这项调查。

接着,他指出,在一个紧张局势日益加剧的时代,权力外交由行动超级大国来定义,澳洲成功呼吁调查是中等国家外交的胜利。 该呼吁是在世界舞台上可能出现的众多闪光点之一。

他也毫不讳言,对于澳洲而言,寻求调查是以牺牲堪培拉与北京的关系为代价的,一连串与贸易有关的威胁和影响已经从北京而来。 他还指出,荷兰、捷克、瑞典、德国也面临相似的紧张局势。 就连北京的非洲盟友,甚至有许多是中国投资的重要受益者,特别是“一带一路”计划成员也支持调查中国。

文章还提到,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已经磨练了自己的外交治国之道,变得更加善于利用国际机构以支持和合法化其行动。 它利用了美国从这些国际机构撤出所造成的领导权空缺,15个联合国专门机构中有4个由中国领导。 随着影响力的增长,中国变得越来越大胆。

全球化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已经磨练了自己的外交治国之道,变得更加善于利用国际机构以支持和合法化其行动。(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文章最后指出,在大流行疾病之前,全球分歧日益扩大,多边机构的影响力正在减弱。 历史学家帕特里克•怀曼(Patrick Wyman)告诉《纽约时报》,“此类危机揭示了已经破裂或正在破裂的事物”。

贸易、技术和制造领域的全球分歧将继续。 但是,面对来自北京的不懈压力,在考验的时代,澳洲已经成为中等国家在全球有效领导方面的榜样。

如何不被掐住脖子?

5月21日,《澳洲人报》发表了文章《“五眼”伙伴依赖中国规模下降》,作者是格雷格•谢里丹(Greg Sheridan),他是澳洲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安全评论员之一 。

作者开始就一针见血地指出,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面临两个邪恶的政策问题。 一个是冠状病毒,另一个是中国。 从长远来看,第二个问题更加棘手,更具挑战性。 这是因为北京在国际力量的每个领域都变得更加积极进取,而我们却愚蠢地允许自己变得独特地依赖中国。

接着,他引述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的一份题为《打破中国供应链:“五眼”如何摆脱战略依赖》的报告,报告审视了“五眼”情报合作伙伴(澳大利亚 、美国、英国、加拿大和纽西兰)各自战略领域中的贸易依存关系。

报告指出,“五眼”国家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一直是超全球化的最重要国际倡导者。 矛盾的是,这导致了使中国受益匪浅的国际体系。 报告虽未指出,但作者认为,部分原因是北京在没有遵守规则的情况下获得了全球化的好处。

作者认为,大流行疾病暴露的危险导致所有“五眼”国家大力推动与中国的“脱钩”,但这并不意味着对中国的遏制或孤立,而是意味着在至关重要的战略性行业中确保可靠的供应链。

对澳洲而言,真正的坏消息是,在所有“五眼”盟友中,我们是战略上最依赖中国的国家。 该报告对战略产品和流程进行了相当宽泛的定义,并得出结论,澳洲595种商品在战略上依赖中国。 相比之下,美国为414,英国为229。 无论该报告采用哪种方式对不同类别进行分割和划分,澳洲都是最依赖中国的国家。 结论是,在关键应用服务的167种商品中,澳洲依赖中国。

为了应对过于依赖中国的现实,美国和澳洲正在合作,以创造一种非中国的稀土矿物质替代品。

报告还建议每个国家进行研究,然后发布其在原材料、零部件和复杂的供应链中对中国的依赖的结果。 除此之外,每个国家都应对其战略产业进行全国审查。

作者还提到,澳洲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联邦自由党后座议员安德鲁•哈斯提(Andrew Hastie)近期也发表了文章。 哈斯提认为,澳洲应该对所有与贸易有关的产品、工业和部门进行审查,并将其分为三类:至关重要的商品,我们必须在任何危机中自力更生;我们过于依赖专制政府,但可能会拥抱友好国家之间的国际供应链的商品和材料;以及那些开放的全球供应链都可以的产品。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