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服饰演化刍议

拜怀德 2020 年 5 月 1 日
丝绸
大自然是多元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才是人们向往的世界。(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人类通过超凡的智慧以及学习创造能力改变了整个世界,成为自然界生物链的顶端,与此同时,人类对生活的无限追求演化成色彩各异的生活方式,单就服饰而言,不断推陈出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爱美之心,人之天性,而审美的情趣又各迥异,因而,衣着服饰应根据自己的年龄、职业、身材、爱好、文化、场合别出心裁,制作各自喜欢的款式来表现,不可千篇一律,更不可政令式的雷同。回顾以往,面观世界,服饰变迁上承历史服饰之源头,下启民族服饰制度之经道,千奇百怪,眼花缭乱,繁荣了整个人类世界。

早期人类游牧狩猎生存,服饰发端于树叶兽皮一类自然简单材料,后来,纺织技术发明,服饰原材料有了人工织造的布帛,功能得到改善,形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我国商代能穿丝绸衣服的,乃是上层贵族阶层,草民则是草编蓑衣。而到了西周,除过极穷的人穿草编蓑衣,大小邦国的封君穿装打扮都显排场。春秋战国及秦统一六国后,织绣工艺有了巨大进步,服饰材料日益精细,品种名目日见繁多,如河南襄邑的花锦,山东齐鲁的绮纨、文绣等风行全国。从陕西临潼出土的兵马俑可以看出,衣装形制男女服饰发生了很大变化。例如:上衣交领、右衽、衣袖窄小,衣缘及腰带多为彩织装饰。兵士衣长齐膝,左右两襟为对称直裾掩于背侧,两襟下角形如燕尾。衣外着甲,下着裤,足穿麻履或革履,头髻处理繁细复杂,束髻上耸多偏右,有的着皮制之冠。官爵人家,还得把一条长度逾丈的经编带状织物折叠起来挂在腰后,名之为“绶”。绶以颜色、长短和头绪分等级,自东汉至明代因循相袭。

草裙
早期人类游牧狩猎生存,服饰发端于树叶兽皮一类自然简单材料。(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汉、隋、唐时期,中国由分裂而统一,由战乱而稳定,经济文化繁荣,服饰的发展无论衣料还是式样,都呈现出一派空前灿烂的景象。中上层殷实之家做衣服多用丝绸,并经多种工艺处理,用五色俱备的材料织成各种带花纹的式样。官服有鸾衔长绶、雁衔威仪、俊鹘衔花等名目,花纹有对雉、斗羊、翔凤、游鳞,多彩华章,彰显高贵。皇帝和百官的官服用颜色、花纹区分等级,表示官阶。唐代妇女的发饰多种多样,如早期的高耸轻俊,后期的蓬松假发义髻。女鞋平头带花,多用锦绣织物、彩帛、皮革做成。唐通西域后,服饰融合西北少数民族和天竺、波斯等外来文化。唐贞观至开元年间十分流行胡服新装,头戴金锦浑脱帽,身着翻领小袖齐膝长袄圆领衫,下穿条纹间道小口裤,腰系金花装饰钿缕带,足登底透空紧高靿靴。部分人发髻上耸如俊鹘展翅,脸上黄色星点点额,颊边画二月牙,或在嘴角酒窝间加两小点胭脂。待到元和年间,更发展到蛮鬟椎髻,乌膏注唇,赭黄涂脸,眉作细细八字低颦。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商品经济、文化教育、文学、科学创新极其高度繁荣的时代,咸平三年,中国GDP总量为265.5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2.7%,而宋代的服饰大体沿袭前唐,只是在服饰式样和名称上略有差异。代表性服饰有相传大文学家苏东坡创制的东坡巾,其形为方筒高巾子,合领大袖的宽身袍衫,一副学者风范,此服饰一直延续到明代。

元朝蒙古族男性则把顶发从额前垂下一小绺或留作桃形,余发编成大环或麻花状垂在耳边,帝王也不例外。女性多挽发髻,贵族加戴姑姑冠。

明太祖朱元璋根据汉族的传统,“上承周汉,下取唐宋”,重新制定了服饰制度。明代重视农业,推广植棉,棉布得以普及,普通百姓的衣着也得到了改善。

清王朝取代朱明,以暴力手段推行剃发易服,按满族习俗统一男子服饰。废除了浓厚汉民族色彩的冠冕衣裳。男剃发留辫,辫垂脑后,穿瘦削的马蹄袖箭衣、紧袜、深统靴,官民服饰泾渭分明。官服为长袍马褂,官帽凡军士、差役以上军政人员都戴似斗笠纬帽,冬有暖帽、夏有凉帽。官帽视品级高低染不同颜色、分不同质料的“顶子”,帽后拖一束孔雀翎。翎称花翎,高级翎上有圆斑“眼”。眼有单眼、双眼、三眼之别,多者为贵,只有亲王或功勋卓著的大臣才被赏戴。

民主潮流浩浩荡荡,辛亥革命把清王朝扫进历史垃圾堆,民主共和制度如雨后春笋,人民当家做主,人们的服饰穿戴冲垮了衣冠等级制度,没有官民之分,而是以经济状况和自己爱好自行定制。1912年民国政府首先颁行《剪辫通令》,随后参照西洋诸国服饰制度发布《服制条例》。随着中外交流的加强,清朝传统的袍、衫、袄、裤、裙等被许多新品种新款式取而代之。尤其女性服饰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旗袍逐渐成为女性时装而久盛不衰。男性服饰由民国初年西装革履与长袍马褂并行不悖的局面逐渐被西装礼帽代替。1920年前后中山装在城市普及,广大农村由于封闭和经济落后,服饰的进化蹒跚前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山装渐成上层男子主体服装,女装则受苏联影响,连衣裙风靡城市。1978年后,改革开放政策促使经济飞跃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服饰色彩斑斓,花样翻新,每每走上街头闹市,便会看到美观大方不同款式的服饰形成亮丽的风景线,花团锦簇,眼花缭乱,增添了多彩的生活气息,一袭往日灰蓝色的单调局面。

然而,新款服饰的兴起和其他新兴事物一样,开始总要受到一些人的排挤和非难。清朝男人留辫,女人裹脚,现在看起来不可思议,而民国初年去除时却遭到很大的阻力。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偶尔穿上一件四个兜的洋布衫,就会受到一些人的非议;六十年代,有人穿一件凡尼丁,就显得与众不同;七十年代初,穿一件的确良衬衣,就成为人们议论中的“烧包”;八十年代,戴上一顶鸭舌帽就有异样的目光。如今,衣衫多得叫不上名堂,样式多得分不出流派,议论反而越来越少了,见怪不怪,其怪必败,文明代替落后,这是历史的规律。

时代在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服饰装扮也在变,通过电视,看到服装走秀节目,有些色调看似光怪陆离,设计荒诞不经,其实,以发展的眼光看,大胆夸张的样式,也许是未来的方向。随着城乡差异的缩小,随着全球一体化的进展,像上海、伦敦、巴黎、纽约、米兰这些世界瞩目的时装之城,名师设计、名牌制作、明星表演,代表世界时装的流行趋势,已被人们广泛接受。走在各民族融合的大街上,看见那些形形色色民族服饰,有的古典与现代相融合,有的东方与西方相合璧,有的彩绘纹身欲盖而弥彰,有的螺旋发型层层而冲顶,有的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有的红妆素裹花枝招展,如有幸看见一队时装模特由远及近款款走来,举目瞧望,柔和的色调、优美的图案,恰当的饰物,婀娜的身姿,脖颈一串项链,腰系一条锦带,酥胸一朵鲜花,头顶一把洋伞,手拎一个皮包,明眸善睐,柔情绰态,肤如凝脂,榴齿含香,雍容华贵,自然优雅,凌波微步,风华绝代,羽衣霓裳交织出彩光,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如轻云蔽月,似流风回雪,不论穿着者抑或欣赏者,都不失是一种赏心悦目的艺术享受。大自然是多元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才是人们向往的世界。

2020.2.25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