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独立坚韧的澳大利亚

Andrew Hastie 2020 年 5 月 27 日
独立坚韧的澳大利亚
独立坚韧的澳大利亚。(图片来源:Andrew Hastie个人网页截图)

澳洲在全球研发疫苗上投资,我们为亚太地区的邻国提供了重要的医疗用品,还加入了由奥地利牵头的“先行者”联盟,分享如何应对危机的知识,其参与国家包括丹麦、挪威、以色列、捷克共和国、希腊和新加坡。

澳大利亚在世界卫生大会的提案中起了重要的作用,该提案要求在世界范围内对COVID-19的起源和传播方式进行独立调查,此举符合澳大利亚的价值观。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全世界的国家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们不想看到它再次发生”,是的,“我们不能让调查被搁置”。

鉴于失去了数万条生命,加上全世界都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社会破坏,推进这个调查和提高透明度是完全合理的。我们必须从疫情大流行中吸取教训。

对于澳大利亚的此番举动,各方反应不一;包括曾在澳媒体发布会上,中国驻澳大使公开的经济威胁。但我们对这类具有破坏性的回应并不感到讶异。

2019年8月,受中国大使馆邀请来澳访问的中国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教授(Wang Yiwei)曾对澳洲未来的命运发出警告。他提出,如果澳大利亚不放弃对美国的依靠就会有麻烦,他预测,在中美之间的新冷战中,澳大利亚可能会成为“第一个牺牲的人”的悲剧,此语暗示著:澳大利亚的主权、联盟和利益需要有所改变。

澳大利亚立场的严肃性已逐渐表露, Henry Jackson 学会的报告中已经点明,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国家中,在战略上最依赖中国的。

这有些难堪,澳大利亚在资源、建筑、农业和制造业中,至关紧要的材料和货品都依赖于中国。我们还依赖中国的药品,化肥和医疗用品。简而言之,澳大利亚已经处在危险的境地。

但还是有希望的,随著南中国海的事件向世界揭露了中国的修正主义和扩张主义,澳大利亚于2017年开始进行调整以维护我们的主权。我们必须强迫自己在最重要的经济和贸易伙伴关系中设定明确的界限。

2017年,澳洲各政治倾向的立法者都对与中国签署引渡条约提出反对,在备受争议下,澳大利亚政府搁置了该条约,而这个决定预示了香港对同一法律机制的抵制。

2018年,联盟党政府的《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法》获得两党间得认同。这项法案让刑法得到修正,用以打击来自威权政府的颠覆策略,威权政府以其隐蔽方式和不能被否认的手段将事件合理化,以达到其战略目的。很重要的是,新法中制定了一项新罪行,将盗窃商业机密定为犯罪,用以保护澳大利亚企业和知识产权免受经济间谍活动的伤害。

我们的政治领导层还提早一步认识到,民主国家的数码主权是威权政府的首要目标,因此澳大利亚政府做出艰难的决定,确保我们的5G网络安全。同时,我们关键的基础建设和资产现在已受到政府内中央机构的密切监测,目的就是控制由外国投资引起的间谍活动、破坏和胁迫的威胁。

主权必须经由透明度来维护。像澳大利亚这样的中等民主大国必须保护其公共领域不受外国势力干扰或不被外国影响力所破坏。民众必须对政治领导人和民主机制的完整性有所信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选举制度中禁止外国捐款,并已立法要求那些代表海外势力的游说者按照《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进行注册。

但是,还有更多工作要做。我们必须警惕威权政权不遵守规则的现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如罗马诗人Horace曾经写道:“你可以用草耙驱逐大自然,但祂会不断回来。”(“You can drive nature out with a pitchfork, but she keeps coming back.”) 我们必须看世界的原貌,而不是以我们希望的角度来看。

全球的政治是一个充满讽刺、悖论和阴影的领域。我们必须始终认清由历史承传的现实:人性、自利、地理和权力,这些是对全球市场的影响最大。当威权贸易伙伴对我们不利时,澳大利亚的自由市场和国家企业就会受到损害。目前的规则依照全球秩序而定,但却遭受来自修正主义国家的极大压力,因此澳大利亚主权和战略的坚韧性就会受到新的考验。

我们的策略中极度依赖进口产品,这使我们站在相当弱势的地位,不仅容易受到经济胁迫,更容易面对供应链的威胁。为了减轻这种风险,澳大利亚政府应开始对所有贸易产品、行业和部门进行审查。

审查可以分为三步进行,第一,在危机时期中,我们必须在商品和材料上能自给自足,小心地确保全国内的供应充足;第二,我们已经过度地依赖专制政府所提供的商品和材料。最后,应该开放、鼓励和联系来自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链。这将有助于更清晰地了解我们在供应链上的漏洞,而后制定减轻这些风险的政策。

澳大利亚政府还应该考虑一项战略性行业计划,已建立国家对主要药品、医疗用品和其他关键物品的生产,达到自给自足。当然了,这要确保企业提供本地的业务和工作机会。鼓励企业建设和扩大国内生产能力是需要政府的支持,例如限时的税收优惠等,这将取决于两党的努力。

主权国家必须能够在世界舞台上自由发挥,澳大利亚已经展示了中等强国最直接地对主权的维护。现在我们的任务是与“五眼联盟”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抵御性的战略。

哨子声明:

原文链接:A Sovereign AND Resilient Australia

刊登于Andrew Hastie个人网页,

作者:Andrew Hastie(澳洲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联邦自由党后座议员)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