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中国已成竹在心 英国还毫无头绪

彭朝思(Charles Parton) 2020 年 5 月 23 日
白厅(英国政府所在地)
现在,白厅(英国政府所在地)对没有战略的指控感到愤怒(图片来源:Tbmurray/ CC BY 3.0 /维基百科)

改善关系的路线图需要现实主义。北京的利益和目标是公开的——如果您知道看向哪里。

请诸君讲讲,您喜欢奥斯本(George Osborne)与中国关系的“黄金时代”(或黄金错误)的什么呢?是的,那是相当于汉学专业智库的财政部主导的政策,至少它是一种战略。现在,白厅(英国政府所在地)对没有战略的指控感到愤怒。一旦有压力了,官员们就退却地说,“我们有路线图。”但是,如果只有通过安全审查的高级官员才知道路线图的内容,它就没有多大用处。

与威权主义者、列宁主义者不同----中国代表着我们以前从未面对过的机遇和挑战。公开的路线图(当然某些敏感方面必须保密)将有助于学术界、商界、政府部门、地方当局和其他方面将机会最大化并应对挑战。这甚至有助于避免对中国共产党(CCP)产生误解,对于我们应该走哪条道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有非常明确的意图。

但是,一个适当的路线图需要对出发前的目的地、地形和准备工作持现实态度。

“黄金时代”始终不足以作为目的地。当然,我们希望最大化良好关系和共同利益领域。但是我们也必须考虑“脱钩”或“分歧”。无论在政治和安全、经济和商业,还是价值观和人权方面,北京都有自己的利益。他们讲的是黑白两色,只要我们费心去读党对自己说的话,而不是只听党的宣传。正如滑铁卢车站广播的提醒:“注意差距。”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13年初在中央政治局的首次讲话中谈到“两种社会制度长期斗争”时说:“最重要的,还是要集中精力……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不断为我们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

这种斗争观超越了政治,延伸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工业政策。我们最近很少听到“中国制造2025”了,根据这一政策,到2025年,未来10个行业中70%的投入将来自中国。这是因为其他国家对习近平的工业分流愿景感到不安。但这项政策仍然有效。

在价值观和人权方面,分歧也是活生生的。2013年中期泄露的一份党的秘密文件(中共9号文件)向七个领域宣战(见下文“西方七宗罪”),而这些领域构成了民主国家价值观的基础。

从那以后,无论是在线下世界还是线上世界,压迫都在加剧,习近平迅速采取行动,用“防火长城”使中国与互联网的其它部分脱钩。

我们需要一个路线图,因为我们处于新的领域。在冷战期间,我们与苏联保持了距离。我们的经济与列宁主义政党国家的经济没有交织在一起。在科学研究方面,我们也没有与独裁政权进行合作。在这方面,我们还没有弄清楚如何对付中国。中共不按学术合作规则行事,乐于偷取研究成果,或用在军事应用中。此外,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技术和数据革命,而华为的冒险(是否在下一代移动网络中使用中国技术)只是一个预兆。民用和军事应用之间的边界正在瓦解。过去的交易是用钱币支付一次即可;现在,购买是用不断发回中国的数据支付的。这些数据和元数据可以熔化并锻造成可带来优势的工具。抵制此事的一个小例子是,美国介入阻止一家中国公司收购同性恋约会应用程序Grindr。美国政府担心这些数据可能被中国安全部门用于敲诈勒索。

路线图
我们需要一个路线图,因为我们处于新的领域。(图片来源: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如果我们需要对路线图的目的地有清醒的认识,那么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地形是艰难的。中国与其它国家的关系通过武断外交稳步发展成欺凌者,将其他国家锁定在外交犬舍甚至是人质外交中。 “一带一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球基础设施项目)的经济效益是您的,如果您表现良好。但是,如果像瑞典一样,抗议我们绑架并监禁您的公民(书商桂民海)时,我们的宣传机构会对您大喊大叫,我们将用制裁威胁您;如果您们的领导人会见达赖喇嘛(如2009年捷克共和国,2010年英国,在2011年爱沙尼亚这样做),或者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的人权捍卫者(就像挪威在2010年所做的那样),我们就把您关在外交犬舍里(羞辱)。如果像加拿大一样,您同意为被指控违反美国法律的华为技术巨头的董事举行引渡听证会,那么我们将逮捕并监禁您的公民(自2018年以来,两名加拿大人一直被关押在恶劣的条件下)。

伴随着这一切的,是中国大使们如侏儒妖一般的狂怒,他们被指示把情势从魅力变成伤害,因为中共已经发现,西方政客因此感到不安,并被分散注意力而无法进行冷静的评估。(然而,那些要求罢免暴虐大使的人是错误的:他们越是不外交、越令人不快,他们就越清楚地向我们表明他们所服务政权的本质。我们应该把这些大使视为我们的国宝。)

中共宣传的目的是让我们相信,中国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可抗拒的。习近平说,这是历史的潮流(尽管他应该记住,潮汐也总会消退)。建立依赖感使威胁得逞。它让不可接受的行为和干扰茁壮成长的土壤施肥。其结果是,当我们听到:如果我们不让华为进入我们的5G系统,中国的投资将被削减;或者,如果我们提醒中国,《中英联合声明》是在联合国注册的国际条约应予以尊重,就将会损害两国关系时,我们会屈服于压力,而不是在成熟、平衡的关系中优先考虑我们自己国家的安全、利益和价值观。

这就是路线图里缺失停机坪的比喻。但英国政府在提出新的中国战略之前,需要进行五项紧迫的研究。

第一项是“英国会从中国的投资中受益吗?”,这是北京的美国学者佩蒂斯(Michael Pettis)的论文标题。他研究了可能带来的好处,并得出结论认为没有任何好处。凭直觉,这似乎是正确的。我们得不到新技术或管理技能;流向是相反的。很难想象像本田或日产这样的中国绿地投资会带来就业机会。资本是廉价的,不必来自中国。但英国政府不应相信佩蒂斯的话,应该通过委托独立研究来验证他的分析。

第二个问题是:当一个国家处于外交犬舍时,出口会受到影响吗?答案似乎是否定的。无论是英国(2010-2012年)、挪威(2010-2016年)、韩国(2016-2017年部署THAAD反弹道导弹系统),还是最近瑞典、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所有情况下,对华出口在所有年份都有所上升。确实,中共的目标是个别的,通常是象征性的行业——那些产生最大政治噪音的行业——但总体而言,贸易却有所上升。挪威的鲑鱼成为攻击目标,但在全球范围内,其鱼类出口量在不必要的投降之前每年都在增加。由于中国食品短缺,对加拿大猪肉和牛肉的封锁很快被解除。这种短期的经济敌对可以通过临时支助农民来加以反击。政府应研究这一历史,并对延迟投资和自由贸易协定可能造成的损失树立自己主张。

我们那些唯我论的政治家应该认识到,中国需要自由民主国家,就像他们需要中国一样。在犬舍外交下受苦的是部长级访问。当然,部长们认为他们的访问对两国关系至关重要。大使的谀辞无济于事,我从未见过一个部长级访问的报告是这样开头的:“部长,您的访问把英国和魔多(Mordor)之间的关系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签了X项协议,合同价值X亿英镑...... ”没关系,这几十亿是由已经商定的合同组成,或已经包括在谅解备忘录的,而这些谅解备忘录永远不会转化为合同。同时,在部长世界之外,生意繁忙、学生学习、游客观光和现实生活继续。我们的政客并非没有价值,但他们只是锦上添花,而不是蛋糕。

第三,我们需要客观地评估伦敦金融城从中国受益多少,如果中共将中国业务引向别处,可能会损失多少中国业务(鉴于目前的紧张局势,可能不会流向美国)。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与中国人民银行共同撰写报告,但人们不禁要问,它们是否合作得少,写得更多。中国人民银行当然是党亲。也许比起金融城需要中国,中国更需要金融城。

第四,我们的学术部门对中共的威胁有多脆弱?我们已经变得过分依赖中国学生了。但中国中产阶级希望他们的孩子在国外接受教育,而且绝大多数去讲英语的国家。这意味着五眼联盟的国家之一: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或新西兰。习近平不太可能冒着让中国中产阶级不高兴的风险,禁止海外学习。目前,除了新西兰和英国外,其他三国都在犬舍里。如果我们团结在一起,学生们会去哪里?

第五,我们是否应该担心中国关闭旅游水龙头?同样,答案似乎为“否也”。武器化旅游业的最新例子可能不适用。菲律宾、韩国和台湾成为袭击目标。但地理是一个因素:他们的游客主要是廉价套餐旅游,我们的不是。损失也不大。以台湾为例,大部分小额利润都来自组织旅游的大陆公司。游客被大巴载来载去,花费甚少。无论如何,台湾成功地用消费较高的亚洲游客取代了大陆游客。中共对个人和高端游客的控制较少。

还值得注意的是,Covid-19流行病的影响之一是带动多样化的需求。无论是工业和供应链,还是学生或游客,依赖一个来源都是不健康的。我们也应该避免一种危险的假设,即中国崛起确实是不可避免的(见刘慧卿,“来自香港的信”)。

这五项研究领域将使英国政府能够根据现实而不是基于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来构建中国战略。“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浅薄的口号,旨在转移人们对习近平相信生存斗争信念的注意力。让我们不要预先判断结果,而是以扎实的研究为基础。也许奥斯本的先发制人的磕头策略是正确的。或者,面对中国大使的延迟投资或其它什么威胁,我们的正确答案是“不,大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方七宗罪:中共的目标

标题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但通常被称为《中共九号文件》,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它强调了七大危险是:

1. 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意味着三权分立、多党制、有竞争的全国选举和独立的司法制度。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

2. 宣扬“普世价值”,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

3. 宣扬公民社会,即个人权利必须受到国家尊重的观念。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

4. 宣扬新自由主义,意味着不受限制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完全私有化和自由化。企图改变我国基本经济制度。

5. 宣扬西方新闻观,挑战我国党管媒体原则和新闻出版管理制 度。

6. 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例如否认毛思想的价值。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

7. 质疑改革开放,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

中国持不同政见的新闻记者高瑜,现年76岁,2015年4月因违反政府机密法被判处7年监禁,显然是因为将这份文件发送给了一家外国新闻机构。自2016年以来,她一直在软禁中服刑。

作者简介

彭朝思(Charles Parton)英国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RUSI)的高级研究员

彭朝思37年的外交生涯中,有22年在中国、香港和台湾工作或做相关研究。直到2016年底,他借调到北京的欧盟代表团,担任第一参赞,他专注于中国的政治和国内发展,并就中国的政治如何影响他们的利益向欧盟和成员国提供咨询。2017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China Ink,并被选为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中国问题特别顾问;他是“中国对话”(Chinadialogue)的董事,中国对话是一个关注中国环境问题的非政府组织。

哨子声明:

原文链接:China has a strategy and Britain doesn’t

首发于STANDPOINGT.网站,作者:彭朝思(Charles Parton)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