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红蓝对决下的美中澳关系

Charles Edel 2020 年 8 月 22 日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竞争程度日益增长,几乎遍布所有领域——包括经济、军事、科技、体制甚至意识形态。这种互相竞争不太可能减弱,而且很可能会随着诸如减弱经济之间的相互依赖性,令竞争进一步加剧。

此外,最近在美国进行的民意测验显示,美国在多数议题上对中国的态度趋于强硬。现在将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73%)对中国持不赞成态度,超过6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采取措施,使中国对处理新冠病毒不力及其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负责。

美国国会最近采取的行动也反映出统一的强硬态度,例如针对新疆种族灭绝和香港镇压事件,用立法手段制裁中国官员,加强美国在亚洲的军事能力,并加大对关键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制造的投资。然而,尽管民众态度和国会立法都很重要,但美国总统的个人态度在外交政策中更为重要。川普和拜登都将采取更加尖锐的态度与北京打交道。不管11月当选总统者是谁,都将令中美竞争的性质发生很大变化。

如果您支持红州共和党……

如果川普连任,美国对华政策的矛盾性将更加明显。川普对建立盟国关系的反感、对威权政府的偏好以及对这些国家人权记录的长期沉默,加上他长期以来对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反对,都不会有所改变。同时,他的政府将继续展开内部划分,包括寻求更加有利的经济参与条件的派系,进一步使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的派系,以及试图打击北京方面任何行动的派系。

川普
美国总统川普。(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川普的第二个任期可能会继续推动具有象征意义的激进行为,比如他此前曾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推动互联网分化,加强对科技行业的监管,把更多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以及制裁更多中国官员等等。川普还可能会限制中国学生和学者访问美国,并将继续推动制造业转型。在国防方面,川普将呼吁增加国防预算,同时削减用于外交、外国援助和经济发展的资金。在外交方面,川普的第二任期或许会使美澳关系更加紧密,但这或将成为美国外交的特殊模式。

决定以上所有这些可能性的最关键因素是唐纳德·川普变幻莫测的个人脾性。川普政府一手策划了四十年来美国对华政策的最大转变,但其本人是这一过程中最大的变数。川普一方面赞扬习近平,希望习能帮助自己连任,使用华为和中兴通讯作为对华谈判的权衡手段,支持中国对香港和新疆的镇压;另一方面又在一系列问题上一再指责中国、批评中国。正如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写道:“川普的任期并非以哲学、大战略或政策为基础。它是以川普本人为基础。这对于那些自以为了解川普会如何在第二个任期采取行动的人士、尤其是中国的“现实主义者”们来说,是相当值得考虑的一点。”

如果您支持蓝州民主党……

拜登已经明确表示,随着中国对内的压制性以及对外的侵略性愈演愈烈,他的政府不会试图退回到原地来制定交往政策,而是会通过更好的定位中国来应对这个野心大国所制造的具有挑战性的复杂环境。民主党的策略将由对内政策和对外政策两部分组成。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 (Photo by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拜登政府几乎肯定会导致美国在外交语气和辞令上发生重大变化,他还将重新承诺参与多边协作,重新关注东南亚地区,以及大力推动与传统盟友建立联系。虽然民主党将有望在一小部分领域与中国进行合作,但中美经济的脱钩仍将继续。人权和民主支持议题将排在议程首位,外交、国际援助和发展资金预算也将增加。拜登政府可能会制定旨在确保技术优势的政策,通过建立可信赖的供应链增强经济活力,重启外交手段,打击非自由意识形态,增强军事威慑力和非对称性能力。

除了一些已达成广泛共识的领域,民主党人还在一些地方存在分歧和持续性争论,例如美国是否应在亚洲保持军事优势,价值观和民主认同是否应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占据重要位置,以及妥协主义是否能与习近平的中国和谐相处。还有一些关于中美之间的主要竞争是聚焦于军事领域,还是经济和意识形态领域的讨论,以及应优先考虑哪一套政策和预算分配资源。最后,目前存在的更广泛的讨论在于国与国之间竞争与合作的先后顺序。全球健康与气候变化危机已经如此严峻,我们是否应该为了竞争而将这些领域暂且搁置不提。

一个巴掌拍不响

美国对华政策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将在11月入驻白宫,是拜登还是川普。但与此同时,还有其它因素在决定着事态的未来走向。其中包括国会的作用,以及澳大利亚和日本等盟国是否对所在地区安全防卫事务中承担更大的角色展现出愿意的态度。也许最重要的因素将是中国扩张的步伐,以及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相应的应对策略。

原文:Red pill or blue: How the US election winner's China ties will impact Australia

首发于堪培拉时报

作者:查尔斯·埃德尔(Charles Edel)是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此前曾于2015-2017年担任美国国务办公室的政策规划人员。他是《悲剧的教训:治国论与世界秩序》的合著者。他的中美政策比较文章将在下一期USSC出版物:《拜登与川普:拜登政府/第二任川普政府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上进行刊登。

翻译:雨晴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哨子传媒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