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民营经济再退场,中国某地取缔房产中介

齐 鸣 2020 年 5 月 30 日
房产
“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就是在党的控制下,假装搞一下市场经济。”(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近些年,中国民营经济退场的论调不时盛嚣尘上。 近日,河南永城市取消房产中介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热议,有人形容这是“全国首创”。 此外,中国国务院最近发布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文件,民营经济到底是退场还是留场引发关注。

以“黑中介”为名的取缔

搜狐新闻的报道,5月15日,微博上热传河南永城市取缔房产中介,震惊了全国二手房界,引发众多网友关注。 网传消息称,最近,永城市取缔市内所有房产中介公司,所有房产交易一律在房产信息中心进行公开买卖。

中国新闻周刊引述当地一位从业11年的资深房产中介人士的消息称,自2018年5月起,永城市政府停止对《房地产经纪机构备案证》的年审,最后一批拥有合规备案证的中介公司也于2019年8月20日后,因备案过期而成了“黑中介”。

根据永城市政府官网发布的信息,2019年8月,永城市开展整顿房地产中介机构专项行动以来,先后整改“黑中介”门店93处,受理涉及中介的投诉11起,其中移交公安机关2起。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20年4月9日,永城市房管局工作人员给市内房产中介机构逐一打电话,通知必须撤掉中介机构在安居客、58同城、赶集网等平台上发布的所有房源信息。 目前,在上述平台已无法搜索到永城市的任何中介机构发布的房源信息。

另据永城广电汉兴网报道,永城自2018年开展的整治房地产“黑中介”违法违规行为的行动,主要依据《河南省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 行动实施方案》和《住房租赁中介机构乱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两份文件,并详细列举了重点整治的房地产“黑中介”违法违规行为,其中第一条包括“没有取得营业执照、备案证明 、游离在监管之外”。

与民争利的质疑

据自媒体楼市头条的消息,5月15日,一则微博引起多名房产大V转发,并引起广泛热议。 该微博称,河南永城最近干了一件大事,取缔了市内所有房产中介公司。 文章还提到,这位博主表示,永城自己成立了官方的网上房产交易中心,二手房房主充值50元,就能在网站挂上自家房源信息。 买家免费浏览信息,搜索心仪房源,和卖家相约看房。 双方达成意向,房产交易中心只收取1%的服务费,整个过程公开透明。

随后,河南永城房产信息中心对上诉消息进行辟谣称,永城市近段时间取缔的是非法中介,并没有取缔所有房屋中介,并表示永城信息中心是方便群众交易的便民服务平台,不是政府部门,也不是中介平台,不会收取服务费和中介费用。

不过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5月11日在永城房产信息中心大厅内,有公告牌公布了“永城房产信息中心收费标准”。 公告显示,买卖佣金是以房屋成交价为基数,买卖双方收取0.3%。

对于永城取消房产中介的行为,网络上有不同的看法。 微博认证为房产达人的A探戈表示:虽然永城并不是真的要干掉所有房产中介,但看这些高赞评论,真能反映很多问题,房产中介这个行业亟待规范,大家已经从骨子里给房产 中介贴上了负面标签。

房产中介的存在是市场使然,取消这个行业并不会有利于二手房交易的效率。 官方交易平台从来都不会比民间做得更好,交给市场才是最合理的。 房产中介费的确让买卖双方很头疼,到底是按标的收费,还是按次收费,只能说市场已经给出答案。

微博用户@老虎二了表示:政府应该收税,不应该收费。无理由的取消任何收费,取信于民。 收费是与民争利,吸血鬼行为 。

一座没有房产中介的城市?

南方周末的记者也于近日走访永城,作了一篇题为《河南永城:一座没有房产中介的城市》的报道。 文章称,想要在永城买房的人们必须做一个选择:一边是政府开办的“房产信息中心”,另一边则是无数潜入地下,靠朋友圈和“附近的人”继续存活的小中介们 。

报道称,一座县级市“消灭”了房产中介,并由政府接管,这在全国范围内都实属罕见。 当地不少房产经纪人对此怨声载道,有房产中介表示,不清楚政府对中介的管控标准,现在,他们只能潜入“地下”。

但在永城,不少当地人却对此欢欣鼓舞。 永城此前确实存在不少黑中介,因为近年来房地产快速发展,一些中介就联合起来,在楼盘开售之前就以押金形式接下整个项目,再加价售卖。 当地一些购房者曾因此多次去政府部门维权。

报道指出,中介捂盘,在永城不是秘密,这也致使永城官方最终将矛头指向了中介公司。

据永城本地媒体报道,永城住房保障局副局长蔡亚飞曾公开给永城中介下定义:“永城房价太高,就是这些中介囤房子、虚抬价格所致,房价被抬得虚高, 使群众没有了购买欲。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疫情期间网络上永城房价居然比商丘还要高出一千多元,这是危害社会稳定大局的一种很大 隐患,对永城的社会发展是一种扰乱。”

南方周末记者还调查发现,永城城市住房保障服务中心还是当地一家名为金诚信中介公司的唯一股东。 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此前股东为蒋鹏和邢春华,到2017年6月,这二人退出,永城住房保障服务中心以30万出资,成为唯一股东。 到2019年8月,该公司股东又换成了永城市住房保障局。

民营经济到底是退场还是留场?

2018年,金融人士吴小平发表的《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文章在网络投下舆论震撼弹,一时间民营企业人心慌慌。

英国BBC的报道,就在此文发布前不久,阿里巴巴主要创始人马云宣布,将在一年后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并宣布了接班人。 马云退场的同时,中国国有资本被曝开始大规模进入上市民营企业。 惶恐情绪蔓延的中国私营企业,正面临着未知的未来。

“仅是上市公司层面,2018年以来就已经有近20家上市公司引入了国有资本。” 财新报道称,“在已经完成的9个案例中,国有资本共出资超过62亿元 ,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针对民间弥漫的担忧情绪,官方多次公开发表力挺民营企业的言论。 在吴小平文章引发热议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就罕见发文“安抚”中国民营企业家,称“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是明确的、一贯的,而且是不断深化的,不是一时的权宜 之计,更不是过河拆桥式的策略性利用。”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强调会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并走向更加广阔舞台。 在地方上,一些官员也不吝啬给民营企业家戴高帽。2019年9月,山东淄博市召开企业家大会,市委书记主动将第一排“C位”让给企业家,声称“企业家是衣食父母”,在网络引发热议。同年9月,据自由亚洲电台消息杭州市政府则宣布,将抽调100名政府官员作为“政府事务代表” 进驻阿里巴巴、海康威视、吉利等100家重点企业。 有中国问题专家就指出,习近平时代的“民营经济离场论”正在加速推行。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进一步加大。 据中国《经济日报》报道,今年一季度GDP负增长6.8%,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8.4%,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下降19.0%,货物进出口总额65742亿元,同比下降 6.4%。

为了提振经济,尤其是吸纳就业占比八成的民营经济,从中央到地方多多措并举。  5月18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关于民营经济,文件提到,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更加尊重市场经济一般规律,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和对微观经济活动的直接干预,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 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有效弥补市场失灵。 关于国有经济,文件指出,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和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科技、国防、安全等领域,服务国家战略目标 ,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黎某张的推特用户对此评论道,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就是在党的控制下,假装搞一下市场经济。 养肥了私有企业之后,再用社会主义把他们消灭掉。 什么是新时代加快完善?  “新时代”就是习近平思想,“加快完善”,就是把市场经济变成为外衣,来掩护新的计划经济。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