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澳大利亚经济要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从中国征收反倾销税说起

雷 扬 2020 年 5 月 20 日
澳洲牛肉
澳洲牛肉。(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5月9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准备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分别征收73.6%的反倾销税和6.9%的反补贴税,合计高达80.5%的额外关税,给与澳大利亚10天的说明答复期。2天之后,5月11日中国又以出口标签和卫生检验等“技术”上的问题为由,停止4家澳大利亚牛肉企业向中国出口牛肉。这2则消息犹如2颗炸弹,激起了澳大利亚朝野、媒体以及相关行业强烈反应,人们一致认为,这是中国对澳大利亚不惧中国大使的施压和制裁澳洲产品出口中国的威胁,坚持推动成立国际独立调查委员会就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起源和在全球大流行一事进行调查的报复。

4月19日,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潘恩(Marise Payne)参议员说:澳大利亚朝野两党一致认为有必要对1月份爆发的武汉新冠病毒进行公开透明的独立调查。21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重申澳大利亚政府将坚持推动国际社会开展独立调查,不会因中国的反对而改变澳大利亚的立场。莫里森说:“调查不是为了批评,这是有关公共卫生的重大问题”,他还说:“各国合作对调查至关重要。”

但是澳大利亚这一举措遭到了中国的强烈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回应说:中国坚决反对澳大利亚这一基于违背事实依据的主张,他说,中国一直以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处理疫情。4月28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在接受澳洲《金融评论》(AustralianFinancialReview)采访时称:澳大利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主张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如果澳大利亚仍然要坚持推进这个主张,那么中国的家长们就可能不送自己的孩子来澳洲学习,中国人就有可能不喝澳洲的红酒,吃澳洲的牛肉。

此访谈刊登后,立即被解读为这是中国在威胁要抵制澳洲的产品,用贸易来惩罚澳洲政府推进全球独立调查委员会。随即而来的几天里面,澳大利亚朝野就中国大使的威胁言论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引发了各界广泛的议论。商界人士比如和中国贸易有紧密联系,曾是澳洲首富的铁矿大亨福雷斯特(AndrewForrest),以及澳洲赛闻集团(Seven GroupHoldings)老板斯多克思(KerryStokes)就表示中国市场对疫情后的澳洲经济极为重要,澳洲政府要避免直接挑战中国,要和中国保持良好的经贸关系。多数澳洲舆论和国会议员则对中国的威胁表示不满和气愤,认为这是中国对澳洲的霸凌,他们认为政府不应退缩。澳洲政府则试图淡化两者之间的联系,总理莫里森解释:我们推动独立调查的目的很简单,是为了公平透明地调查新冠肺炎病毒是如何起源和在全世界大流行的,这对吸取教训,防止这类事件的重演都是必要的,澳大利亚的倡议实际上已经得到了众多国家的支持。莫里森总理同时还说,澳大利亚同中国互惠互利的经贸关系是成熟的,一向紧密良好。澳大利亚的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Birmingham)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因为受到贸易威胁而改变立场,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安全政策。他同时也表示说:他希望能和中国大使讨论双方的想法,因为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的出口商品是至关重要的,如同我们也从中国进口许多有价值的产品一样,我们要同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并且努力促进这种关系。

澳洲政府没有等到期待中的中国大使的近一步回应,1个星期后却等到了中国商务部准备对澳洲进口大麦征收高达80%的反倾销关税和禁止4个牛肉生产企业的产品出口到中国的通知。

所谓对澳大利亚大麦反倾销和反补贴的调查实际上已经进行18个月了,当时中国商务部宣称澳大利亚出售的大麦在国际市场上低于其它国家的销售价格,有低价倾销之嫌。他们称澳洲的大麦生产商获得了澳洲政府的农业重柴油的补助和干旱资助,所以认定种植大麦的农民得到了澳洲政府的资助和补贴。中国商务部给出了10天的解释期限,5月19日做最后的决定。而立即实行的禁止4家牛肉企业的产品进入中国的理由则是:产品的标签和卫生检测不符合中国卫生防疫要求和规定,其实这也是一个2019年就引起争议的老问题,中国方面说这4家牛肉出口企业标签和卫生检疫一直没有整改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这两个决定属于商业问题,不存在中国方面对澳大利亚的报复问题。

大麦主要用于制作饲料和啤酒生产,澳大利亚每年生产的大麦一半以上出口到中国,2018年为15亿澳元,2019年因为干旱降至6亿澳元。澳洲政府和农场主协会18个月来一直在向中国政府说明和解释,澳大利亚的大麦生产和出口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政府的任何补贴,澳大利亚的农产品完全是按照WTO的规则,在市场上自由竞争销售的。澳洲政府表示已经和相关大麦生产和出口协会一起准备了充足的材料证据,有充分理由和信心向中国商务部说明和抗争。然而经济界和相关农业协会的人士均认为,如果中国方面实施加征80%的关税,那么澳大利亚的大麦出口中国基本就没有戏了。

中国也是澳大利亚牛肉第一大出口地,2019年中国进口了30万吨,价值达26.7亿澳元的冻牛肉制品,占澳洲牛肉出口的24%,这4家被禁的牛肉出口生产企业占了年35%的出口到中国的牛肉制品。中国在2017年也曾经以同样的理由,禁止从澳洲进口冻牛肉制品,那个时候澳中关系因澳大利亚政府准备修订《反外国干涉法》和《反间谍法》而交恶,后来随着澳中关系的缓和,禁令被取消了。

毫无疑问,当下中国政府的2项行动对澳洲的农业出口,疫情后经济的复苏和就业有很大的影响。澳大利亚“联邦农场主协会”发表声明说:非常担忧澳中之间的贸易摩擦,这时不时提醒我们澳中之间关系稳定的重要性。他们还担心中国的经济报复还可能进一步扩展到奶制品行业和葡萄酒的出口。与此同时,旅游业和教育出口行业也担心会受到报复性的限制。

面对中国来势汹汹,2项突如其来精准的经济报复措施,虽然事先对警告有所准备,澳洲政府还是有点错愕的。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制裁,各界的反应和期望是不一样的。

澳大利亚中国商会的CEO索扎克(Helen Sawczak)说:“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问题”,“我们的会员希望有一个与中国良好相处的政治环境,同中国良好的政治氛围是(做生意的)前提。关起门来私下用外交方式讨论解决最不会损害经贸关系”。新州猎人谷(HunterValley)的红酒商怀顿夫妇(BillandVickiWiden)说:“我们花了很多年才建立起和中国的关系,一旦失去了和中国的关系,那将是灾难性的,这个灾难不仅仅是我们的,也是其它农业行业的”。然而怀顿夫妇支持澳洲政府在国际上推动独立调查新冠病毒的起因和造成全球大流行的原因,他们说:面对这么多的人失去生命和这么大的经济损失,独立调查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影响力很大的澳大利亚工人工会(AustralianWorkersUnion)全国书记沃顿(DanielWalton)则写信给总理莫里森要求“站稳立场”,信中说:澳大利亚要抵御来自中国的贸易的霸凌,贸易也是澳大利亚的主权。

维州财长波拉斯(TimPallas)和昆州州长帕拉斯扎克(Annastacia Palaszczuk )均表示他们支持联邦政府倡议的国际独立调查,但敦促尽快解决同中国的贸易纠纷,他们担心不断升温的澳中贸易冲突将会进一步损害已经因疫情而脆弱的各州经济。

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表示贸易问题和推动独立调查不应该混为一谈,他试图和中国商务部长钟山打电话商讨此事,可是中国方面至今没有回应。伯明翰说:澳大利亚遵守国际贸易规则,反对一切规则之外的贸易做法,如果中国实施80%的反倾销税的话,我们保留向WTO申诉的权利。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长杰宁斯(Peter•Jennings)表示,政府公开倡议推进独立调查是对的,面对中国的压力试图用低调的方式处理,过往的经验证明这样做绝对是无效的。

面对中国关税压力和禁止牛肉进口的行动,总理莫里森在国会和记者会上多次表示:在同中国做生意的时候,“我们会坚定地秉持我们的价值观”。他说:“同中国的关系是建立在成熟互惠互利的基础上的”,“我们之间划了一条清晰的线,这对我们很重要,对中国政府也同样重要。我们尊重他们的线,也希望我们的线被尊重,比如我们的外国投资法规,我们有关科技的法律,我们有关人权的立场诸如此类。我不认为澳大利亚人会同意政府在这些重要原则问题上做妥协,这些原则是永远不能拿来做交易的。”

总理的独立调查立场也得到了反对党工党的坚定支持,虽然他们批评政府处理同中国贸易纠纷的方法。

最新的澳大利亚著名智库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研究说明有93%的澳洲人认为政府在处理新冠病毒方面做得好,68%的澳洲人不认同中国的体制。

综合自中国宣布经济报复以来的澳洲各界反应,除了和中国有紧密联系的大企业,亿万富翁的代表之外,澳洲朝野和各界社会人士基本上立场相似,他们不认同牺牲价值观向中国妥协,要政府在秉持原则的前提下和中国开展互惠互利的经贸往来。这次澳洲各界和人民团结一致地面对中国的恐吓和经贸报复压力,大概是中国政府没有想到的。

自2013年以来,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主要的经济贸易国家,也是澳州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国,澳中贸易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极为重要。2019年澳大利亚全年的商品贸易进出口总额约为6,151亿美元,而对华商品进出口总额为1,589.7亿美元,占贸易总额的25.8%,比2018年增长10.9%,其中出口额为1,039.0亿美元,进口额为550.7亿美元,顺差为488.3亿美元。澳洲对中国出口的商品占出口总额的38.2%,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占进口总额的25.8%。另外,中国每年来澳大利亚旅游和留学的人数也是排名第一的,每年约有130万中国游客来澳大利亚观光旅游,估计在澳洲的消费约为120亿澳元。在2019年,澳大利亚各类注册的国际留学生有72万人,其中中国学生约占总数的28%,大约21万左右,为澳洲各类教育机构和高校带来了客观的收入。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澳洲经济已经严重依赖中国。

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日益强大和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中国政府开始利用自身经济力量,把中国市场和贸易地位当成武器,常常威吓和“惩罚”那些“不听话”或者反对中国政府作派的国家。例如2011年,中国就因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的异议人士刘晓波先生,报复了和评奖毫无关系的挪威政府,禁止挪威三文鱼进口中国达6年之久;再比如2017年,中国政府为了报复韩国同意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而抵制韩国乐天超市集团在中国的营业;中国政府也曾经用贸易手段分别在2010、2013和2016年制裁过日本,菲律宾和台湾。中国政府也曾经因为“不高兴”而对从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进口的产品在通关、检验等的时候故意刁难和延迟,用非关税壁垒手段要挟和报复。

严重依赖某个经济体市场,特别是和本国的价值理念、法律制度和执政方式完全不同的国家,对任何一个国家主权的维护和经济的安全等,都是不利的,澳大利亚一些有识之士早在几年前就一直呼吁澳洲企业要开拓其它国家的市场,减轻和摆脱对中国市场的单一依赖。这次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报复,又一次把这个问题摆上了台面。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商品和服务业的进出口贸易国,如果要完全摆脱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依赖不太可能,对澳洲经济也没有什么好处,可是采取进出口多地化是可以减轻依赖性的。以铁矿石为例,2018年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占澳大利亚全年铁矿石出口量的81%,而出口到日本、韩国、台湾和其余国家分别占总量的8%、6%、3%和4%,分布极不对称,其中固然有中国是世界第一产钢大国原因,但和铁矿石公司的市场策略也有关系,开拓新市场需要成本和时间,利润驱动让一些公司更愿意集中供应某一个或2个主要市场,依靠一个篮子里面的鸡蛋肯定是不明智的。

同样澳洲的许多产品也严重依赖中国的单一供应,例如制药行业的90%的辅助原料要从中国进口,这次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也让我们看到澳洲的医疗防护用品几乎完全依赖中国供应,以至于在关键时刻澳洲医院和平民买不到防护用品和医疗设备。这些问题都应该在疫情过后,重新考虑产业政策的调整,在澳洲本土重建一些关键的制造业和调整国际供应链和产业链,确保供应安全和避免完全依赖中国。

政治层面上,澳州在和中国的经贸往来中,要明确阐述自己的“核心利益”,犹如中国时常强调的中国核心利益那样。当中国侵犯澳大利亚主权、国家利益和价值理念的时候,在违反经贸法规,平等互利原则的时候,在利用自己经济力量霸凌的时候,澳大利亚的企业、媒体、政府要公开发声反对,这其实是建立国与国之间平等互信的经贸关系基础。

两国商品贸易从来就是双向,互惠互利的。在国家利益受到威胁和不公平对待的时候,澳洲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应该协调一致进行反制,除了对应的贸易反制裁行动外,还可以采取诸如州政府不参加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取缔孔子学院、终止姐妹城市关系等这类政治文化交流和联系,多方面多层次地反击,给中国政府造成政治上的压力。

中国政府的贸易报复行动,再一次激起了澳大利亚社会的全面警醒,如何减少对中国经济的依赖,重新调整澳大利亚的产品供应链和产业链,是疫情之后澳洲政府必定要采取要思考和行动的问题,也是西方国家要反思的问题。

(本文发稿时,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对澳洲进口大麦征收80.5%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澳洲政府表示强烈反对中国政府这一缺乏理据的行动,保留进一步采取行动的权利,并表示澳洲将在国家市场上寻找其它买家。同时澳大利亚和欧盟共同发起的独立调查新冠病毒的建议,在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以获得126个国家的赞同,最后表决通过预计没有异议。)

(2020年5月18日)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