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扭曲的友好城市

CLIVE HAMILTON & MAREIKE OHLBERG 2020 年 5 月 18 日
友好城市
标志着各个友好城市方位的路标。(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表面友好的外交政策,其实掩盖着险恶的中国势力影响运动。”

由于北京对冠状病毒大流行处理存在严重过失,新州沃加沃加(Wagga Wagga)市议员投票表决,终止该市与中国昆明市的友好城市关系。尽管此举受到许多人的欢迎,但也引发了一些批评。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表示,提出动议的议员是在“诋毁中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声称“中国始终本着公开、透明、高度负责的态度,及时向国内外通报疫情信息”。

领事馆赞扬友好城市协定“为促进中澳两国民间友谊发挥了积极作用”,并要求“尽快纠正错误”,“以免给双方合作大局带来进一步负面影响”。

中国的城市与国外的城市结成友好城市,一切似乎都并非表面所看到的那样。当海外城市与中国的地方单位签署友好城市协议时,他们以为双方的城市将建立伙伴关系,以文化交流的方式促进和平与互相了解。这是一个值得期许的愿景,但这不是中国共产党的看法。

在西方国家,与外国城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的过程,全程由市议会或市政府决定。而在中国,这一过程由一个名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组织协调。这个协会其实是共产党统战计划下一个主要的“人民外交”机构。

此协会的缩写为“友协”或“对外友协”,是一个伪装成非政府组织的官方组织,隶属中共统战机构网络,任务是要赢得党外团体和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在为即将出版的著作《隐藏的手》(Hidden Hand)做资料研究时,我们发现对外友协的隐形影响力几乎无所不在。

用新西兰政治学者、中共问题专家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的话说,友好协会的作用是“选择能支持和促进中国外交政策的外国人”。

结交了一个“没有好处的朋友”

对外友协在“友好城市”的旗帜下系统地推进共产党的政治和战略目的,目标主要是针对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对中共而言,是很容易对付的对象,因为他们一般都对中共的政治目的和操作模式缺乏最基本的了解。

每当这些与中国城市缔结为友好城市的外国城市策划一些中共不喜欢的活动,例如与台湾或达赖喇嘛打交道,中共就将友好城市协议作为威胁武器。

2018年5月,澳洲曾发生过这么一件事。当时罗克汉普顿市(Rockhampton)市政府的工作人员把一份孩童手工作品上的台湾国旗涂掉。孩子们做的纸浆公牛是文化多样性的象征,他们在纸浆公牛上画了各国的国旗,代表着他们的原国籍。

纸浆公牛
孩子们做的纸浆公牛是文化多样性的象征,他们在纸浆公牛上画了各国的国旗,代表着他们的原国籍。(图片来源:脸书Syuan-Si Chen)

中国驻布里斯本总领事馆为了此事致电相关单位抗议。在收到大使馆的抗议后,市政府涂掉了由两个来自台湾的孩子画的台湾国旗。

罗克汉普顿市长为了袒护市政府工作人员的行为,还称此举符合澳大利亚的“一中政策”,但这只是一份孩童创作的手工作品而已。

对外友协多年来一直在罗克汉普顿市的地方政府进行渗透。该市在2016年在江苏省与与浙江市签署友好协议,再于2018年11月与浙江缔结为友好城市。

罗克汉普顿的市长非常愿意屈服于北京的要求,不过,捷克布拉格的市长则更乐意给中共漂亮的反击。

在北京拒绝从协议中删除关于“一中政策”的条款后,布拉格市政府于2019年投票表决,终止与北京的友好城市关系。布拉格市长兹德内克•赫里(Zdenek Hrib)称,友好城市关系应限于文化交流,不应包含政治影响。

此举让北京非常不满。

中国大使馆作出各种威胁。中国取消了布拉格爱乐交响乐团今年秋天在中国的演出。不过布拉格没有屈服,在与北京终结友好城市关系的两个月后,布拉格毫不犹豫地宣布与台湾合作。

重要影响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主席是中国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儿(刚于今年4月卸任),此外,还有多位太子党在该协会中担任高级职务。

在经历几年的低迷后,该协会最近重振旗鼓,积极活动以让外国“为中国服务”。 该协会一直在和国外的地方和州政府官员建立关系,以此支援一带一路发展。

中共问题专家安妮•玛丽•布雷迪指出,对外友协打着“友好城市”幌子,来扩大中国的经济议程,通常以此作为掩饰,避开外国中央政府官方的外交政策或政府内部的反对派。举个例子,2018年,维多利亚州政府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该协议让北京避开了堪培拉政府内的反对派声音。 (墨尔本与天津为友好城市。)

表面上看,该协会通过友好城市协议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在中国,独立公民社会的“人民”并不存在,所以真正建立的是“党与人”之间的关系。

此外,对外友协还负责“增进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友谊”,澳中友好协会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热情的西方人非常接受与他人建立“友好关系”,但是在共产党的词典中,“朋友”和“友谊”具有更为险恶的含义。对中共而言,“朋友”是指那些被说服或被选择为党的利益而发言和行动的人,而这些人在为党发言时,通常会违背自己国家的利益。

今天,沃加沃加决定终止与中国昆明市的友好城市关系。但是,在市议员们急于修补这次“人际关系”的损害之前,也许他们应该花几个他们应该花几个月的时间仔细研究一下,为了结交昆明这个“朋友”,他们到底放弃了什么。

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是堪培拉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教授。麦克•奥尔伯格(Mareike Ohlberg)是位于柏林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Marshall Fund)高级研究员。他们的书《隐藏的手:揭露中国共产党如何重塑世界》(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将于6月16日出版。

哨子声明:

原文链接:Our twisted sister cities

首发于2020年4月22日,Daily Telegraph 第25页,作者:CLIVE HAMILTON, MAREIKE OHLBERG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