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澳洲呼吁启动病毒调查 中国以“抵制外交”回应

Darren Lim and Victor Ferguson 2020 年 5 月 22 日
澳中经济
讽刺的是,澳大利亚为对抗新冠病毒而实施的封锁令,已让成竞业所暗示的“经济后果”成为澳大利亚产业目前面对的事实。(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澳洲莫里森政府呼吁全球支持对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进行独立调查的数天后,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即发出了严厉警告。

成竞业表示,中国旅客将“重新考虑”是否要到澳洲旅游,而且,中国父母或许也会重新考量,是否要将子女送到一个他们认为“不太友善,甚至有敌意”的国家中深造。

成竞业的言论含意非常明确:如果澳洲政府不摒弃这项“源于政治动机”的提议,可能会对澳洲经济造成伤害。

中国官员所谓的“抵制外交”已有先例可循,即将政治争议与大陆特定消费者的反应联系起来。

2017年,中国的抵制威胁笼罩着澳洲谭宝政府,而当时全新的“反外国干预法”也加剧了日趋紧张的双边关系。

而且,抵制外交的冲击也可能非常严重。

2017年,尽管北京方面表示反对,南韩仍在首尔部署了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同年南韩的中国游客人数随即减少了一半。

而且,包括汽车、彩妆品乃至苹果酒等一系列的南韩商品,也在中国境内遭到广泛抵制。不过,中国官员一致否认这一切有来自政府的干预,反而指称这是“民众强烈的情绪反应”所致。

澳大利亚的相关产业是否面对相同的命运?

澳大利亚最容易被抵制的商品和服务,是那些较容易被买家找到替代品、而卖家要转移至其它市场却成本太高的商品。

实际上,原材料(例如澳大利亚铁矿)和制造组件(例如南韩半导体)均具有免疫力,因为中方若欲迅速找到替代的供应商,不仅困难且代价昂贵。

鉴于成竞业并未对澳大利亚铁矿、煤炭或天然气的出口风险发表评论,即证明了以上的事实。

不过,从南韩的前车之鉴,澳大利亚的旅游业就显得更脆弱。

澳洲旅游
即使日后旅行禁令解除,偏好参加旅行团的中国年长民众,短期内也可能会对国际旅游抱持谨慎态度。(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根据我们的研究显示,当年不仅爱国的中国民众不去南韩度假,而且政府当局也私下指示旅行社不要开办南韩旅行团。

不过,尽管旅行团被禁止,个人旅行则无类似的限制,因为2017年南韩仍有400万中国人入境。

因此,中国的抵制外交政策较少体现在消费者的个人行为上,更主要的是北京“非正式”的刻意限制。

若中国对前往澳大利亚的中国游客采取类似的限制措施,不容忽视的是,以旅行团方式赴澳的游客人数占中国游客总数的不到一半,而且相对而言,近年来数量还在持续下降。

教育产业是否受影响呢?

若出于政治动机抵制澳大利亚高质量英语大学课程,中国将需要现成的替代方法。

尽管中国大学的质量已持续稳健提升,然而根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排名,中国仅3所大学入榜全球前100名大学,在全球前250名大学中也仅占7所,而澳大利亚则分别有6所和12所。

同时,原本同样是中国学生海外深造的热门选择——美国,却由于政府当局的各种举措,减低了其对中国学生的吸引力。

因此,若无高质量的替代选择,仅仅政治因素不太可能让中国民众放弃子女赴澳学习的机会。

尽管北京可尝试通过发布旅行警告、在国营媒体上加强批评,以劝阻学生赴澳学习,不过迄今为止,北京并无类似限制旅行团般直接干预教育市场的迹象。

其实,澳大利亚旅游业和教育业面对威胁,反而有可能导致境内的反亚洲种族主义情绪高涨,使得中国人感觉不受欢迎或不安全。不过,这是澳大利亚有能力掌控的部份。

此外,成竞业也提及了牛肉与葡萄酒这两种相对来说可替代的商品,中国消费者是否会刻意针对或抵制这些产品,目前一切情况未明。

不过,我们可从以往的案例中得知,此类出口商品会面临政府干预的风险,例如漫长的海关检查或其它监管阻碍。

“经济后果”已成事实

因此,澳大利亚应该正视成竞业的警告,因为中国消费者不一定会作出抵制行动,问题在于中国当局有各种方式为难澳大利亚出口商。

讽刺的是,澳大利亚为对抗新冠病毒而实施的封锁令,已让成竞业所暗示的“经济后果”成为澳大利亚产业目前面对的事实。旅游与教育两个产业都已因封锁令而陷入危机,已无需再担忧政治分歧所造成的潜在损失。

而且,中国早已禁止所有旅行团出行,以作为遏止新冠病毒的部份策略。

即使日后旅行禁令解除,偏好参加旅行团的中国年长民众,短期内也可能会对国际旅游抱持谨慎态度。

因此,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危机中,莫里森政府将如何实施财政援助计划,可能对澳大利亚出口业的状况造成重大影响。

尽管成竞业的言论并无产生预期的影响,却不足以让我们自满,而包括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和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Penny Wong均反驳了成竞业的说法。

若欲了解澳大利亚出口商所面临的政治风险,我们首先应该关注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人民。

(2020年4月28日)

作者戴伦‧林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的资深讲师,也是《澳大利亚世界》(Australia in the World)节目的主持人之一。

作者维克多‧弗格森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的博士学位候选人。

哨子声明:

原文链接:China's 'boycott diplomacy' over calls for coronavirus inquiry could harm Australian exporters

首发于ABC新闻网,作者:Darren Lim and Victor Ferguson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