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为何中国会希望川普赢得美国大选

迈克尔•舒曼(Michael Schuman) 2020 年 7 月 17 日
川普与习近平
川普继续任职四年,在继续为美中关系制造烦恼和纠纷的同时,却可能会为中国扩大其在东亚和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提供诱人的机会。 (图片来源:Maja Hitij/Getty Images)

如同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领导人很可能也正密切关注着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剑拔弩张的竞选议程,而且焦急的探究着竞选结果对他们可能造成的影响。在与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激烈磨合了四年之后,中国的领导人们理应正扳着手指头盘算11月大选日到来前最后为数不多的日子,冀望态度更圆滑的民主党接管白宫,是不是?这当然是川普所相信的,正如他在推特上写道,中国人“无比渴望让无精打采的乔•拜登(Joe Biden)赢得总统大选,以便他们能继续像过去几十年那样剥削美国,直到我上台为止!”

然而,这种对中国官方态度的揣测不一定符合事实。从北京的角度来看,虽然一位民主党总统可能会恢复以往较可预测的外交策略,但并不能最好地满足中国的利益诉求。实际上,川普继续任职四年,在继续为美中关系制造烦恼和纠纷的同时,却可能会为中国扩大其在东亚和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提供诱人的机会。

当然,我们无法百分百确定中共的高层干部们更偏好哪一种结果,或者他们之间是否已有共识达成。无论哪一位总统候选人都不可能会获得《人民日报》的背书,不过我们仍有线索探知中国的倾向为何。比如据报道,前中国贸易谈判代表龙永图在2019年底的一次深圳会议上发表了极为不寻常的评论:“我们希望川普再次当选;我们会很高兴看到这种情况。”他还说,川普总统的推文“容易阅读”,因此“是作为谈判对手的最佳选择”。今年 5月,中共党报《环球时报》直言不讳的主编胡锡进发推文对川普说,中国“希望您能当选,因为您可以使美国变得更加古怪、对世界充满仇恨。您帮助中国人变得更加团结。”胡还补充说:“中国网民戏称您为'建国',意思是'帮助建设中国'。”龙和胡的发言可能无法代表北京领导层,但是,如果某种言论在中国官员或官方媒体观点看来是禁忌的话,任何人都不会冒着风险公开发表此类声明。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许多美国人(错误地)认为,川普是首位站出来对抗中国的总统。在他执政下,美国政府已经开始向中国的出口产品征收关税,制裁了一些主要的中国公司和官员,并向北京施压、要求其在贸易领域公平行事。这般制裁之下,中国还想怎样呢?当然了,北京宁可避免与其最大的贸易客户发生代价高昂的贸易争端。但是,川普的所作所为或许并未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在北京权力核心人物的心目中留下了威胁的阴影。在北京权力核心人物的心中留下了什么恐怖的阴影。

川普
川普的所作所为或许并未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在北京权力核心人物的心目中留下了威胁的阴影。在北京权力核心人物的心中留下了什么恐怖的阴影。(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中国政治专家的裴敏欣告诉本文作者:“川普依靠直觉做出的一些行为中国并不喜欢,还有一些这样的行为中国并不在意。川普并没有真正将中国视为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手。只要给出合适的报价,川普就可以被说服。”

对于中国来说,这一点很关键。尽管川普有时会在北京方面视为高度敏感的政治和人权议题上采取行动——例如他最近签署了立法,对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民众的虐待行为实施制裁——但他个人却时常对这些议题表现出冷漠、甚至不屑一顾的态度。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一本新书中称,特朗普在大阪的晚餐会面上告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北京建造羁留中心控制维吾尔族是一种正确的做法。川普最近还承认,他推迟了对与之相关的中共官员的制裁,以换取他梦寐以求的美中贸易协定谈判的顺利进行。

川普在北京加强镇压香港民主抗议活动一事上表现出了类似的矛盾情绪。他先是承诺会施加严厉惩罚,反击北京的最新举动(在香港推行国家安全法,旨在消除残余的执政阻力),他的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也针对此事发表了猛烈的抨击和威胁。但是,川普个人对香港事务的态度则显得不冷不热。2019年,当数百万香港市民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时,他回避表达对这部分人群的支持,甚至把抗议活动称为“骚乱”和纯属中国的事情,这是在复述中共的叙事口径。他在去年8月时说:“这件事发生在香港和中国之间,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

甚至在美中贸易这一话题(也是川普推特上最常出现的话题)上,他也时常表现出软弱的态度。中国的谈判代表巧妙地说服了他,让他把对美国贸易领域中一些最重要议题的讨论推迟到了尚未敲定具体时间的“第二阶段”。例如,一些州的扶持项目正在为来自中国的竞争企业提供巨额补贴。川普仅在今年1月同中国达成了一项狭隘的“第一阶段”协议,主要聚焦于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大量购买,但几乎没有改变北京的歧视性贸易做法。

川普在遏制中国在世界舞台施加影响力方面,所做的甚至更少。他的政府对国际机构展示出的不屑一顾,已将这些机构的内部实际权力拱手让给了中国,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蓬佩奥一再抨击习近平的“宠物外交计划”——致力于承建基础设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诱捕毫无戒心的欠发达国家的危险陷阱。尽管如此,美国政府却不愿费力制定替代性的回应性政策。川普通过增设海军任务执行的频率,鲜明地挑战着北京对整片南海海域的主权宣言,维护着航行自由权。但是,他却没有在东南亚国家采取与之相一致的外交行动来跟进,他本人可能都已经遗忘了这个议题。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主管格里高里•波林(Gregory Poling)告诉本文作者:“中国领导人非常有信心的的一件事是,尽管他们在南海仲裁案上输了,但他们最终肯定会获得胜利。”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需要美国领导下的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川普政府领导下,这将不会发生。”

这也许是北京可能不介意川普连任的主要原因:他的外交政策风格是非常单方面、个性化且在金钱上锱铢必较的,这严重削弱了美国传统上具备的与其他国家的同盟体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曾试图打入亚洲版图的核心,而川普只是对该地区展示出偶尔的关注,只对贸易和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产生过短暂的兴趣。北京肯定会注意到,川普使得美国与该地区的两个最亲密盟友——韩国和日本——关系变得紧张,因为他总是在贸易和维持美国驻军成本的问题上毫不让步的争论不休。

这种情况正合了北京的意。随着华盛顿退出国际舞台,中国正在试图前进。在川普担任总统期间,北京政府变得越来越自信。中国的宣传机器援引着川普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糟糕回应,嘲笑美国总统和美国民主,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表示怀疑,还将中国标榜为更负责任的世界大国。《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则十分乐见于川普的焦头烂额,他几乎每天都在向川普开炮。比如,“你不知道该如何控制流行病,”胡在6月时发布了这样一条推文,“如果把脾气暴躁的美国比做生活中的某个人,这个人简直讨厌至极。”在另一条推文中,胡则简单的宣称“华盛顿相当愚蠢。”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最近也发表了类似言论,称“中国政府凭借其出色的病毒消除技术,增强了国际社会击败病毒的信心。”(当然,这些评论是否会对全球舆论产生明显影响尚不明确,不过许多中国外交官和官员都对此趋之若鹜。)

Covid-19
中国的宣传机器援引着川普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糟糕回应,嘲笑美国总统和美国民主,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表示怀疑,还将中国标榜为更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川普并非一个强硬派人物,因为他如此与众不同。在他之前的美国总统均试图借助全球性规则向中国施加压力,川普则更愿意在该规则之外采取行动。例如,他的前任总统们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申诉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在2004年至2017年初之间总共提出了21项投诉,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公开谴责世贸组织的川普政府则仅提交了两项投诉,其中一项还只是对中国报复性行为的回应。前任美国总统们均试图在欧洲和东亚的势力角斗中胜出,也都使用全球性规则作为压制中国势力的手段。但本届白宫却通过征收高额关税、批评北约(NATO)从而与欧盟大部分国家疏远,甚至还对西方一些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提出了人身攻击。同时,川普在亚洲地区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该协定原本旨在巩固美国与其亚洲盟国的关系。

从这种意义上讲,一个执行“正常”外交政策、亲近盟国、支持全球规则的美国总统,可能对中国而言更为不利。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已经宣誓要组建一个国家级联盟,从而孤立和对抗中国。拜登指出:“当我们与其他民主国家同心协力时,我们的实力将增加一倍以上。中国不能忽视占据全球经济的一半以上的我们。”也许,他的这番话,而不是川普,才是中国噩梦的源头。

无论谁在11月时获胜当选,美国的对华政策都不会减弱。华盛顿已经几乎在整个政治界达成了一个普遍共识,即中国对美国已经构成了战略威胁,而且时间已无法倒流回美国对中国充满耐心的平静日子。“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主管波林说:“即使在美国的左派阵营,鸽派也只剩很少了。谈到中国,现在的民主党人也不会变成奥巴马时代的民主党人。这在政治上不再可能发生了。”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的中国政治专家裴敏欣推测,从缓和美中紧张局势的角度来看,北京的一些当权者可能仍然希望拜登当选,因为民主党人更加注重于美国内政。不过他说,即使真的如此,这些人过后也可能后悔。“支持川普的选民认为,仅凭美国就能对中国造成致命打击。民主党人则很可能会与盟国协力,形成对中国更为统一的战线。如果民主党胜选,从长远来看,中国将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

哨子声明:

原文链接:Why China Wants Trump to Win

首发于The Atlantic网站,作者:迈克尔•舒曼(Michael Schuman)是《超级大国崛起中断:中国版本的世界史》和《奇迹:亚洲寻求财富的史诗故事》两本书的作者。

翻译:哨子传媒

原文作者及首发刊物对此中文的翻译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