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澳洲新闻摘要:汹涌“后浪”背后的“暗潮”

哨子傳媒 2020 年 6 月 2 日
潮汐
过去一周,中国话题依然占据了澳洲乃至世界新闻的重要的位置,关键词:影响力。(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过去一周,中国话题依然占据了澳洲乃至世界新闻的重要的位置,关键词:影响力。 澳洲对中国的关注度似乎超过了COVID-19,有澳洲媒体称澳洲总理的问题不再是COVID-19,而是该国的州长,该州是澳洲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的州。近日,围绕“一带一路”背后的中国影响力话题,再次引发了澳洲朝野的广泛讨论,也挖掘出了更多背后的关键人物。为了抵消中国对自家“后花园”的影响力,澳洲正在落实向多个太平洋岛国免费转播电视节目的计划。周五(5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高票通过了港版国安法,外界形容“一国两制”已死,未来中国对香港的影响力将无孔不入。澳洲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文探讨中国在澳洲和香港的影响力问题。

两股“后浪”背后的“暗潮”

近日,澳洲人报连续报道了一位在澳中之间有重要影响力的中国女商人董瑾( Jean Dong) ,报道指她今年32岁,曾于2011年获得中华小姐环球大赛澳洲赛区的桂冠,2009年毕业于阿德莱德大学,21岁时任职普华永道(PwC)咨询公司,此后活跃于澳中政商名流之间,堪称新时代杰出“后浪”的代表。

据澳洲人报报道,董女士在Youtube上传一支“影响力之旅”的视频短片,在这部宣传短片中,她声称自己在达成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和维州“一带一路” 协议中起到重要作用,她讲述了自己从北京的一名学生记者到与澳大利亚总理和州长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站在一起的经历。

董瑾
董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报道还提到,董女士是澳中“一带一路”产业合作中心(ACBR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她与维州州长Andrews先生的前顾问杨昶(Mike Yang)曾是2014年一个派往中国的青年代表团的成员。

澳洲人报此前的报道还指出,维州政府与”一带一路“推广公司有秘密关联。 位于墨尔本的澳中“一带一路”产业合作中心(ACBRI) 在2017-18和2019-20财年获得了两份由纳税人资助的合同,总价为$36,850,就中国的全球商业活动提供咨询服务 。

报道还指出,维州政府因为未报告对这一咨询机构的支出而违反了财务披露规则,州长将其归咎于“行政错误”。

与董女士在澳中两国的游刃有余相比,另一“后浪”代表帕夫洛 (Drew Pavlou)似乎就“不那么受欢迎”,最近他遇到了麻烦。

澳洲ABC的报道,一位因批评昆士兰大学与中国政府有组织联系的学生活动家Drew Pavlou表示,在不当的听证会之后,他已被大学停学两年。 

帕夫洛
帕夫洛。(图片来源:推特)

帕夫洛是昆士兰大学的哲学系学生,他因批评中国共产党在新疆、西藏的人权问题、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而闻名。2019年7月24日,他和香港留学生在昆士兰大学举办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集会,与亲北京的反示威活动者发生冲突,引发广泛关注。2019年10月,他还状告中国驻昆士兰州总领事徐杰,指控这名中国外交官污蔑他从事所谓“反华分裂”活动。此外,他还反对昆大设立孔子学院。 由于一系列的抗议活动,他也不断受到网络言语攻击和威胁。 今年4月,他还收到一份学校正式发送的长达186页的机密指控书。在这份指控书中,大学对帕夫洛提出了与其公开政治立场有关的十一项指控。帕夫洛认为这是昆大对其“莫须有”的罪名,目的是打击他“声援香港,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立场。 据悉,澳洲知名御用大律师(Queen’s Counsel)托尼·莫里斯(Tony Morris)免费在听证会上作帕夫洛的法律代表。

至于昆大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据澳洲SBS报道,一份昆士兰大学2019年行政人员薪酬报告显示,大学向校长霍伊(Peter Hoj)发奖金20万元,奖励他促进中国与大学的关系,又估计今年第一学期,昆大的中国留学生在国际学生的比率会超过6成。 报道还引述前情报机构国家评估局(Office of National Assessments)局长瓦格斯的观点称,中国留学生的学费,占昆大收益大约20%,是大学其中最大的学术研究伙伴。

“前浪”的博弈

2018年10月,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和中国驻澳洲大使成竞业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使维州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支持习近平主席的全球贸易倡议的澳大利亚州。这份备忘录长达四页,没有给出太多细节,重点则集中在友谊、合作及在维州“促进丝绸之路的精神”之上。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示意图。(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澳洲的官方立场并不赞成成为这一分裂性的万亿澳元“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澳洲高级国家安全人员经常警告说,如果澳大利亚正式签署这一协议,会带来严重“战略”后果。

2019年10月23日,维州州长安德鲁斯与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签署了一项“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协议。 根据维州政府公布的信息显示,这项新签署的框架协议将允许维州与中国在基础设施、创新、应对老龄化和贸易及市场方面展开合作。

近期,围绕“一带一路”背后的中国影响力问题再次成为澳洲朝野热议的话题。  5月24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接受天空新闻(Sky News )采访时对维州与中国的“一带一路”交易发出了严厉警告。 他表示,如果这一合作影响美国的电信,美国将切断与澳洲的联系。 他继续指出,他不清楚协议的具体细节,但美国不愿承但任何风险,此举可能会影响五眼联盟之间的情报共享伙伴关系。  

维州州长回应蓬佩奥的言论称,这关乎维州的就业问题,我们会继续在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下实施。 而澳洲朝野对于这一协议却是一面倒地批评声浪,维州反对党批评安德鲁斯政府,称在澳中两国紧张关系加剧的情况下,仍然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协议。总理Scott Morrison也重申联邦政府反对维州签署“一带一路”倡议。 澳洲联邦工党领袖Anthony Albanese 也不支持这一协议,他表示即使下次赢得大选也不会加入这一协议。

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一篇火药味较浓的文章《总理莫里森的问题不再是新冠病毒,而是维州州长丹·安德鲁斯》(Scott Morrison's problem is no longer  COVID-19, it's Dan Andrews)

作者帕塔·克雷德林(Peta Credlin)形容,在总理试图使我们摆脱冠状病毒造成的破坏时,维州州长丹·安德鲁斯(Dan Andrews)正忙于着与中国“上床”。

文章指出安德鲁斯无视联邦政府和联邦工党领袖的批评,不仅通过实行自己的外交政策破坏了联邦政府,而且还在分裂自己的政党,使之看起来像是中国共产党政权的辩护律师。

此外,悉尼晨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也发表社论《维州的中国协议对整个国家都有影响 》(Victoria's China deal has consequences for the whole nation)。

文章称,“一带一路”协议不是我们国家通常与其他国家签署的那种良性贸易协议,随着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愿意发挥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和领土野心,并越来越不能容忍批评,安德鲁斯先生给联邦政府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文章也理性地指出,各州应与中国保持紧密联系,安德鲁斯先生使维州与经济强国保持一致是正确的。 但是,“一带一路”协议不仅仅是一个增加投资和就业机会的论坛,这不仅仅是通过合作建立更好关系的一种方式。 对于习主席来说,正是他签署的这一政策,让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发挥影响力。这是一个微妙的外交形势,联邦政府必须努力使所有澳大利亚人受益。 是时候安德鲁斯先生意识到这一点并退后一步。

不过,据澳洲人报披露,时任外交事务高级官员的Graham Fletcher曾在2018年5月告诉维州政府其签署“一带一路”倡议的计划是有益处的。

为了抵消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近日,澳洲正在落实一项向所罗门群岛、斐济、瓦努阿图、基里巴斯、图瓦卢和瑙鲁等太平洋岛国免费提供价值1,710万澳元电视节目的计划

香港的“后浪”已经扑在沙滩上?

上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的消息持续占据国际新闻的头条,西方民主国家对此高度关注。 5月28日,澳洲、美国、英国、加拿大四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港版国安法。 声明称,北京前所未有的举动可能产生相反的效果,由于新的形势危及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我们呼吁中国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香港人民共同努力,找到相互接受的方式,以履行中国在联合国下的国际义务。

上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的消息持续占据国际新闻的头条,西方民主国家对此高度关注。
上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的消息持续占据国际新闻的头条,西方民主国家对此高度关注。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中国外交部对此回应道,随着1997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都已经全部履行完毕。 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中英联合声明》。 有关国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资格援引《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

这一法案也引起了澳洲主流媒体的关注。 澳洲人报5月29日发表了社论《消灭香港的自治权》(Killing Hong Kong’s autonomy)。 

文章指出,华盛顿宣布香港不再享有中国的“高度”自治权,这表明北京践踏香港宝贵的民主自由可能产生经济影响。 该制裁可能会破坏香港作为全球商业中心的地位,以及许多美国和其他西方公司的首选基地,作为其通向更广阔的中国市场的门户。

文章提到,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世界上最自由,最成功的经济体之一,但是习近平的做法将使香港的国际地位受到威胁。 如果习近平和特首林郑月娥(Karrie Lam)无视香港人对民主运动的压倒性支持,就会自欺欺人。 严厉的新政权无论采取何种形式,都不会减少香港人民对民主的压倒性支持。

香港对于澳洲来说也有着重要的国家利益,在2018-19年度,香港是澳洲第十大最重要的商品出口目的地(80亿澳元)和第七大服务出口市场(30亿澳元)。香港是澳洲的第五大外国投资总来源地,截至2018年底,澳大利亚的总投资额为1,188亿美元。香港还是澳洲总投资的第十一大目的地,到2018年底的总投资额为520亿美元。此外,香港大约有10万澳大利亚人以及大约6,000个澳大利亚人拥有的企业。

去年6月以来的“反送中”运动,香港年轻人是其中的主力军,送中条例点燃了他们年轻炙热的心。 港版国安法对他们又意味着什么? 他们的未来是不是已经扑在沙滩上?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政治分析师林和立(Willy Lam)表示,新国安法的通过标志着香港的自由度可能会“越来越小”,“一国两制”可能会名存实亡,北京现在是全面接管香港。

5月24日,以香港年轻人为主的示威者不顾社交距离的禁令,重返街头,表达对港版国安法的不满。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