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说说美国“动乱”与Antifa

轩辕 空谷 2020 年 6 月 4 日
...
美国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的全国动乱被外界称之为52年来最大的动乱。(图片来源: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美国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的全国动乱被外界称之为52年来最大的动乱。这些动乱始于一段关于一名叫做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yod)遇害的视频扩散,视频显示,5月25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在拘捕弗洛伊德期间,一名警察用膝盖跪压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致其窒息而死亡。

尽管四名涉事警察已遭革职,明尼苏达当地司法机关也对其中一名警察Derek Chauvin提起 “三级谋杀”公诉,却无法平息民众的愤怒,民众的动乱席卷全国,到处呈现出打砸抢烧乱象,许多商店被抢劫一空,纽约及首都华盛顿均无法幸免。

面对动乱,美国警方不但一直保持容忍的态度,其中佛罗里达州、纽约、密苏里州等地的警察更以“单膝跪地”表达对抗议者的支持及呼吁停止暴力破坏。

不镇压的原因在于,示威者中出现了两波人,一波是感觉社会不公平的底层民众,尤其疫情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冲击,另一波是混在示威队伍中的挑动者Antifa。

借用明尼苏达州州长的一句话来说:“这些人在做的事情已经与George Flyod之死毫无关系。”

谁都能看得出,动乱席卷全国,并不是为了一个黑人,而是政治势力的博弈,谁输谁赢还很难说。对于川普政府来说,底层的少砸抢烧不算什么,让暴乱背后的黑势力露出真面目才是关键,那涉及到国家安全。

美国总统川普6月1日表示,美国政府将宣布主导多场暴乱的极左份子“Antifa”为恐怖组织。

来源:推特

 为了控制局面,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已有四十多个城市宣布宵禁,《纽约时报》形容,宵禁规模是五十二年来首见。

中国官媒对此次暴乱作了大量报导称,“美国长期存在的社会不公和种族歧视导致抗议爆发和蔓延,弗洛伊德之死不过是个导火索。”

有媒体发现,整个暴乱似乎得到了美国民主党以及境外政治势力的支持,意图搞乱美国,令川普政府面临挫败。

那为什么川普把矛头指向了Antifa了?先要了解一下什么是Antifa。

Antifa组织的起源

Antifa是“反法西斯主义”(anti-fascist)的英文缩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一些欧洲国家的社会底层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的启发,为了反抗独裁的法西斯主义而自发形成的民间“愤青”团体。

最早也是最有影响力的Antifa组织出现在意大利,意大利底层劳工为了反抗奉行法西斯主义的墨索里尼政权,建立起一个秘密的“反法西斯主义(Antifa)”组织。该组织以反对独裁统治和种族主义为名,进行针对政府的暴力破坏活动,大肆宣扬无政府主义。该团体的作为很快获得共产主义者的青睐,不但向它伸出援手,还将Antifa的影响力延伸到了欧洲其他国家。

在Antifa起源的年代里,Antifa一直被看作是一个进步的反政府力量,深受社会底层激进分子的支持,就像当年诞生在苏联的共产主义运动一样。

历史学者马克•布雷( Mark Bray)在2017年出版了一本书《Antifa:反法西斯手册》。作者认为,1932年,Antifa由德国共产党(KPD)建立,并以共产主义阵线(Communist front)的原则为基础,Antifa“是泛左派政治,是反法西斯主义者,是社会主义者,他们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是共产主义者,以及其他类型的左派分子。”

确实就是这样,许多国家的Antifa组织者就是共产党员,比如加拿大、西班牙、意大利等,他们奉行共产主义,在一些Antifa的活动中,可以经常看到有著共产党标志的红色旗帜。但也有一些欧洲国家Antifa组织是反布尔什维克的,他们把布尔什维克也看作是法西斯主义者。长期以来,Antifa组织一直被政府密切关注,却没有对它定性,也没有刻意去打击。

Antifa组织不归属于共产主义

尽管直到今天,Antifa组织与共产主义阵营有著非常紧密的关系,他们的思想理论与共产主义具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崇尚无神论,缺乏道德底线,善于打砸抢,常常以极端的口号与捏造的谎言来煽动社会底层群众出来闹事。但Antifa组织并不归属于共产主义者,那是因为,在组织结构与行动纲领上,Antifa组织与共产主义阵营有著很大的区别。

Antifa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极左派“无政府主义”群体,那是它独特的吸引力。Antifa组织从诞生起,似乎从来没有共产主义者那种野心勃勃的政治目的,他们反对统治者们的所有管辖权利,自然就不会像共产阵营那般贪婪政治权利。他们在形式上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群体,几乎没有领袖、没有指挥部,他们只是因为志同道合才聚在一起,参与一些沙龙式交往,互相传播与推动左翼思想,反对社会上的种族歧视,反对右翼言论,宣扬无政府主义等。

但Antifa的恶名昭彰主要表现在示威期间破坏财物,Antifa成员的象征就是身穿黑衣、戴著面具,然后在示威活动中向商店投掷汽油弹,砸烂橱窗,集体哄抢,但Antifa成员拒绝杀人。他们认为不杀人,只是破坏财物不等于诉诸暴力,破坏是为了让民众及国家政府更多地关注社会底层的诉求。

所以,在很多左翼组织举行的抗议活动中,Antifa都会积极参加,与其它参与者相比,Antifa的成员基本属于不守规矩的群体,他们思维简单而又极端,往往为了发泄不满而随心所欲,虽然他们很容易被共产主义者利用或煽动,但不愿意接受共产政权的控制。简单地说,只要点火恰到好处,Antifa群体就可能成为一些左派势力或共产势力的冲锋陷阵的打手。

如果说共产主义者是有组织有记录的老流氓,那Antifa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小流氓。

各国政府一直容忍Antifa

所以严格地说,Antifa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带著极端思想的称号。参与者非常自由也颇为隐蔽,来去无踪。他们总是抗议活动的参加者,而不是组织者,所以任何破坏性的事件发生后,警方只能以独立事件处理,抓捕肇事人员,无法针对这个组织作指控,因为没有所谓的组织领导人对此负责。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无论独裁的法西斯政权,还是民主政府,都无法从法律上将Antifa定性为恐怖组织。用现代的语言来描述,Antifa就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捣蛋鬼。

Antifa
Antifa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带著极端思想的称号。(图片来源: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在西方社会里,人权高于一切,即使发生破坏财物、焚烧商店,只要不危害到生命,警方不会作大范围的镇压。有时会选择暴力驱散,但更多的是监控或劝导。民主国家允许社会底层进行某种发泄,当然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一旦证据确凿,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与共产国家就大不一样,中国的概念是“用生命保护国家财产”,“意识形态高于百姓生命。”8964是一场和平示威,结果招徕震惊世界的大屠杀,所以Antifa一直得到共产党的支持,但他在共产国家里没有生存的空间。

如果要想像Antifa到底是怎样的组织结构,大概就像海外那些特定的微信群。比如某个被红色思维控制的社团建立了一批微信朋友圈,而社团的成员也各自建立大量微信群,依照500人一个群计算,把几万人连在一起是轻而易举的事。平时只是发点吃喝玩乐或吹捧党国的信息,一旦中领馆希望有人走上街头发声时,指令很快在群里散布开来,西方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大批的华人可能就高喊著“反对歧视华人”的口号涌上街头了,至于是不是有人出钱或参加者是否为钱而来,就很难调查了,据说大多数的人或许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想法偶尔出来折腾一下。

同样,庞大的Antifa人群隐于城市中,通过自媒体形成了了无数个社交群体。他们来自社会的各个领域,平时只是独立的社会一员,不会轻易承认自己是Antifa成员,但一旦被某个特别事件点了火,就会穿上黑衣,戴上面具,一哄而起,成为了城市街头抗议队伍中的活跃分子或无所畏惧的战士。许多抗议活动往往由于Antifa的加入而演变成了暴力场面。

美国的Antifa组织走向更极端

究竟Antifa组织什么时候出现在美国已经很难推断,因为美国并不具有“法西斯主义”的目标,美国的Antifa组织在理论上只是宣扬平权,反对种族歧视,但也经常通过一些活动,上街刷存在感。

由于近几十年的美国政府一直被左派势力左右,美国的Antifa组织显得比较安静与理性。直到2016年,当代表著共和党内极右势力的川普获胜成为美国总统之后,极左的Antifa组织显得异常活跃,许多反川普的年轻人也纷纷加入到了Antifa组织,使其规模空前高涨。在全国各地备受瞩目的右翼活动中,都可见到Antifa成员的身影。

Antifa
在全国各地备受瞩目的右翼活动中,都可见到Antifa成员的身影。(图片来源:AMY OSBORNE/AFP via Getty Images)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Antifa成员出现在2017年1月的川普就职典礼上,抗议者举著“令种族主义者再次恐惧”(Make Racists Afraid Again)等标语,高喊口号,进行反川普的示威抗议。他们戴着面具或头巾举行游行,在游行途中一路搞破坏,打砸汽车、商店以及美国银行等。在警方的暴力驱逐中,至少217名抗议者被逮捕。

抗议者
抗议者举著“令种族主义者再次恐惧”(Make Racists Afraid Again)等标语。(图片来源:Mario Tama/Getty Images)

而Antifa最成功的一次表现是有关拆除李将军(Robert Edward Lee)雕像的冲突。

被美国人敬称为李将军的Robert Edward Lee是美国南北战争期间联盟国(南军)最出色的将军,曾以总司令的身分指挥联盟国军队,尽管他以战败告终,但他的戎马生涯为美利坚合众国赢得了一代名将之誉。他也是一位教育家,晚年成为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的校长。直到今日,李将军依然维持著联盟国代表象征及重要教育家的形象。

为了纪念这位美国历史上的伟大人物,美国多地竖立起李将军的骑马造型的塑像。但由于李将军被怀疑曾是一个奴隶主,家族曾拥有几十名黑人奴隶的不光彩历史,美国的非裔后人对他非常反感,在民众与舆论的反歧视清算下,多処的李将军塑像被地方政府拆除。

 2017年,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政府也在舆论的压力下决定拆除立于于当地公园内的李将军塑像,结果遭到当地美国白人的抗议。

2017年8月12日,多个白人团体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举行抗议游行,要求撤销拆除李将军雕像的决定。支持拆除决定的Antifa团体在当日也举行了游行作反制,结果两波人群相遇发生冲突。一位20岁的白人男子在愤怒中驾车冲向前来冲击抗议活动的人群,造成多人受伤,一名女子死亡。

在该冲突事件的前后,美国的媒体几乎一面倒地帮著反“种族歧视”的Antifa团体,把维护李将军塑像的人称为一小撮“白人至上”团体及“新纳粹”党。

对此,上任不久的川普发文表示,看到我们伟大国家的历史与文化,因移除我们美丽的雕像与纪念碑而撕裂,令人难过。

川普写道:“你们无法改变历史,但可以从中学习。李将军、“石墙”杰克森(Stonewall Jackson)之后,谁是下一个?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杰佛森(Thomas Jefferson)?”

之后,“NPR/PBS/NewsHour/Marist”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报告发现,仅27%受访者表示应移除,绝大多数人认为应该保留这座象征南方邦联的纪念碑。

没有媒体对此现象作解释,但至少可以让人理解为啥川普上台后一直在与媒体作“斗争”。

李将军(Robert E. Lee)雕像
引起争议的李将军(Robert E. Lee)雕像。(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如今在造成大量死亡的疫情肆虐下,再一次以“种族歧视”为由发生的全国大暴乱可以说疯狂至极了,在Antifa的积极参与中,抗议的第一天就把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烧了,怒火快速蔓延到22州的140多座城市。参与者不仅是黑人,还有大批的白人,甚至华人。据网络消息称,前总统奥巴马的女儿,现任纽约市市长的女儿都参与到了抗议队伍中。

网络上流传的Antifa宣传口号尽是号召人们“毁了城市”,“毁了美国”……

网络上流传的Antifa宣传口号
网络上流传的Antifa宣传口号尽是号召人们“毁了城市”,“毁了美国”……(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尽管猖狂的暴动并不会伤及美国的经济动脉或影响到国策,但Antifa组织的表现已经超越了社会容忍度,有评论怀疑,有政治势力正在借用Antifa组织的名义达到其政治目的,尤其是红色势力的介入。这大概就是川普决定把Antifa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原因吧,无非就是堵截住国家安全上的漏洞。

媒体在群体事件中充当奇特角色

美国是一个开放型的多元大国,伴随著大量难民的涌入以及非裔群体的不断壮大,美国的多元文化充满了活力,但族群之间的冲突也一直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或许是黑人本身的自卑感以及黑人的历史以及黑人的文化习惯总是美国政府的软肋,任何独立的不公正事件,只要发生在黑人身上时,社会就会将它与种族歧视扯上关系,媒体舆论就会排山倒海地推波助澜、火上浇油,结果可能就会演变成极具破坏性的惨痛悲剧。

其实,自从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发出“我有一个梦想!”之后,美国的平权运动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反歧视反压迫运动越来越少,也不会太过强烈。但美国的媒体似乎并不希望平静,用媒体人的话来说,缺少了惊天动地的群起事件,媒体就被人遗忘了。

最令人难忘的是1992年的洛杉矶内乱可以说是媒体们的杰作,事发原因是四位白人警察在追捕一名酒驾黑人司机过程中,由于力大无比的黑人极力反抗拒捕,结果遭警察用警棍殴打几十棍才制服,肇事者被送进了医院。

整个事件碰巧被一名居民从楼上拍下了视频,视频寄到一家电视台,离奇的是,该电视台擅自作了剪辑后发往各家主流媒体,而主流媒体明知该视频是经过删减的,但依然决定播出。

洛杉矶内乱
最令人难忘的是1992年的洛杉矶内乱可以说是媒体们的杰作. (图片来源:MIKE NEL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结果整个事件看不到黑人的拒捕与反抗,而变成了警察“歧视黑人”、“滥用武力”,视频挑起了社会对执法机构的强烈不满。1992年4月29日,陪审团根据还原的事件经过判定四名员警无罪,否认警察过度使用武力逮捕嫌疑人,可该结果在媒体的所谓质疑与围剿下,被百姓认定为政府偏袒“恶警”,以致引起了大面积暴动,打砸抢场面瘫痪了整个洛杉矶城,疯狂的暴动至少造成5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洛杉矶内乱
打砸抢场面瘫痪了整个洛杉矶城,疯狂的暴动至少造成5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图片来源:HAL GARB/AFP via Getty Images)

当然,整个暴动事件也处处展现出了Antifa的强大战斗力。

“反对种族歧视”的口号是一种战无不胜的“政治正确”,社团、政客以及媒体都非常乐意拿来充当门面,不但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也可以在忽悠群众的过程中发挥不可取代的威力。至于事实如何,似乎并不重要。有人说绝大多数的主流媒体具有正义感。其实,所谓的“正义感”常常跪倒在“金钱与利益”的脚下。

这次全国动乱同样没有例外,美国大多数的媒体一向是左派色调,对社会主义颇有好感,也常常浮现中共的影子,在整个暴乱中,媒体以反歧视的名义抨击川普政府是显而易见的,可以说真正发挥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