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子传媒
zh-Hant

西方媒体聚焦中国沉默的墙和西方沉默的羊

齐 鸣 2020 年 5 月 14 日
噤声
几个月以来,中国一直保守着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秘密。它甚至对自己的人民隐瞒了他们所知道的。(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结束,世界各地已经重新开放,用纽约时报的话来讲“生活在试错中继续”。生活可以试错,但是经此一疫,世界是否继续愿意在与中国的交往中“试错”,不得而知。不过,面对西方民主国家责难、索赔的声音,中国正在建起一座沉默的墙,一些西方政客在墙外的压力下,变成了一只沉默的羔羊。近期,“沉默”一词成为西方主流媒体的关键词。

中国沉默的墙

近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发表了题为《中国让新冠病毒幸存者保持沉默的努力“丝毫不令人震惊”》的报道。文章引用保守党评论员夏皮罗( Ben Shapiro)的观点称,中共发起了一场运动,让在大流行期间失去亲人的家属和冠状病毒的幸存者保持沉默,作为其控制围绕该病毒及其真实起源的叙述的努力的一部分。

文章引用福克斯新闻5月6日的报导说,武汉的官员正在向一些家庭支付大约420美元,以补偿因大流行而丧生的每个亲属,来让他们保持沉默。此外,正如福克斯新闻此前报导的那样,当局为火葬和葬礼提供优惠。面对越来越多的国际批评,以及不断增长的要求中国对最初处理该病毒不利的赔偿,中共一直在努力使哀悼者保持沉默。有亲人去世的家庭要求政府回答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章称,美国国务卿庞佩奥说,有大量证据表明疫情爆发是由于实验室意外释放造成的,但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尔·赖安博士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该病毒的起源时说,他“确信”该病毒是“天然起源”。

戴着口罩的商贩
面对越来越多的国际批评,以及不断增长的要求中国对最初处理该病毒不利的赔偿,中共一直在努力使哀悼者保持沉默。 (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不过,夏皮罗解释说:“自然起源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实验室的想法并不矛盾。” “这种病毒可能是自然来源的,而且它们没有适当地处理废物。”

此外,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也于近期发表了系列报道《中国沉默长城》(China’s great wall of silence),第一篇为《打破中国对新冠起源的缄默》(Breaking down China’s great wall of silence)。

文章回顾1月3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负责人Robert Redfield打电话给中国的对口单位的负责人,询问其有关一种新的可能致命的病毒的传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没有隐瞒。他在告诉Redfield关于武汉出现的这种神秘的新疾病时哭了。

Redfield很惊讶,当时中国政府尚未报告首例死亡。

Redfield随后向上级汇报,1月6日,特朗普政府提出向中国派出一支美国最佳疾病专家小组,但是被中共拒绝。

文章还称,几个月以来,中国一直保守着这个世界上最致命的秘密。它甚至对自己的人民隐瞒了他们所知道的。它掩盖了真相,并惩罚那些试图说出真相的医生和记者。它在明知人们可能携带这种高度传染性的杀手病毒的情况下,让自己的人民全球出行。简而言之,北京的谎言助长感染了世界其他地区。

文章最后引用蓬佩奥的话称“世界上谁不想调查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

无独有偶,德国《时代周报》也于近日发表了题为《悄然的攻势》的客座评论。

评论称,中国正在动用一切政治和经济手段,以塑造该国完美的国际形象。而任何人对此提出质疑,都会被要求噤声。

评论指出,特朗普说对了一点:疫情初期,由于武汉地方政府和北京的中共当局有目的地隐瞒疫情,散布不实信息,并让专家噤声,从而导致了这一病毒迅速在全球传播。人们完全有理由质问:为什么时至今日,中国领导层仍不允许独立专家团队对病毒的源头展开调查?

最后文章称,尽管有人对特朗普总统疑虑重重,但美国也依然还是西方自由世界的一员。尽管这位总统有专权倾向,也喜欢阴谋论,但美国仍旧是一个实行自由选举的国家,一个拥有独立司法和强大反对派的国家。有鉴于此,必须将对华关系置于一个不同以往的、全新而且具有批判性的层面上去。 

西方沉默的羊

前段时间,澳洲总理带头发起对源自中国的新冠病毒的独立调查后,中国驻澳洲大使成竞业以中国人会抵制澳洲红酒、牛肉,学生不来留学作为威胁。近日,中国就祭出了一些措施,首先是对澳洲的大麦征收高关税,接着暂停了至少四家澳大利亚屠宰场的肉类出口。虽然这些被贸易部长否定与推动独立调查有关,但是依然引发外界诸多联想。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面对中国的崛起,一方面在经贸上需要合作,另一个方面在价值观和国家安全上又要时刻保持警惕。在经贸上高度依赖中国的国家,更容易陷入两难,也更容易变成沉默的羔羊。

上面提到的德国《时代周报》评论文章还提到,对于中国发起的宣传攻势,一些国家的政府要么轻信,要么屈从于北京的压力。最新的例证是,欧盟各国驻北京大使竟然准许他们的联署文章在《中国日报》发表时遭到审查删减。这些欧盟驻华使节在文中提及了新冠病毒源自武汉。这段文字引起了中国新闻审查官的不满,因而遭到删除,大使们竟也听之任之。

5月11日,多伦多太阳网站(Toronto Sun)发表了文章《特鲁多对中国的沉默越来越令人不安 》(Trudeau's silence on China becoming deeply disturbing) 。

文章称,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总理一直在质疑中国在大流行中的作用,而且每次他不愿批评它们时都表示,这将是未来的事情。在4月2日被问到有关中国掩盖了大流行病严重性的情报报告时,总理拒绝提及中国的名字,也绝对没有批评他们。

文章引用特鲁多的话,“显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乃至数年中,所有这些问题都将解决,这将涉及许多问题,例如如何处理,吸取了哪些教训,谁做得好,谁做得不好。 也许他们并没有像他们本应该的那样与国际社会接轨。 不过,这些都是未来的问题,”

文章提到,尽管加拿大是“五眼联盟”的一员,但是总理并没有赞同“五眼情报”,而是含糊地谈论与“朋友和伙伴”合作。

文章还称,特鲁多的国际发展部长已经同意像中国希望的那样,在大流行后世卫组织内部审查的想法,这一想法与我们大多数的主要盟友不同,他们希望对发生的问题进行独立审查。

文章形容,在特鲁多领导下的加拿大对中国问题保持沉默,就像是对校园里更大孩子的恐惧。

最后,作者呼吁加拿大必须决定我们是否愿意对北京的独裁者说实话,还是在特鲁多的统治下,加拿大将简单地成为中国的附庸国。



本文由哨子传媒原创、编译或首发,本网站拥有其版权。未经哨子传媒授权,请勿转载,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